刚刚更新: 〔爹地:妈咪她火遍〕〔全能千金燃翻天〕〔齐昆仑 齐昆仑〕〔玄幻之神级大反派〕〔种田农女不好惹〕〔桃源透视小农民〕〔谪芳〕〔战神无双九重天陈〕〔第五浩劫〕〔我真的长生不老〕〔我老婆是书香闺秀〕〔纹龙快婿〕〔开局十个亿成高富〕〔猎妖高校〕〔巅峰赘婿〕〔诡异分解指南〕〔洛诗涵和战寒爵听〕〔清宫之娘娘又精分〕〔蚀骨缠绵:痴情阔〕〔登徒来了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长歌当宋 第七十三章士大夫的“双标”
    . ,最快更新长歌当宋最新章节!

    到达宋世之后叶安一直考虑如何让自己生活的更好,他每天脑袋里盘算的都是这个问题,看似简单却十分复杂,因为这个时代有着很大的不同。

    来钱快的便是经商,可经商并不一定让自己生活的更好,钱在这个时代绝不是万能的东西,因为这个时代的价值观与后世有着很大的冲突。

    后世人已经被市场经济所征服,在很多时候钱财是衡量一个人的基础标准,而这个标准在宋世却是行不通。

    所以叶安才会寻王家合作,而不是依靠老君观的力量自己发展,王家乃是名门望族,背靠大树好乘凉啊!

    利用王家的存在把自己洗白,这是叶安眼下能够想到的最妥帖的办法。

    老道没有直接反对,显然他是看穿了自己的想法,并且也不是那么在意老君观的“钱途”,否则以他的脾性在酒醉之前就会对自己一顿锤。

    有了王家在背后做靠山,叶安完全能够把酿酒赚钱这件事变得极为雅致,文人墨客改良酿酒之法,得到绝世佳酿这乃是文人情趣,是受到世人追捧的事情。

    宋人嗜酒,能够酿出好酒的文人会受到尊敬和追捧,没人会觉得叶安是在赚钱,而把这情趣变成钱财的人也不是叶安,而是王家。

    名门望族家中拥有店铺经商实在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毕竟这样的家族开销极大,若是没有一两个店铺,庄园,如何养活那么多的人?

    于是叶安便可顺理成章的把自己洗干净,不用担心自己文人身份和商贾纠缠在一起被世人不耻。

    并且因为有了王家作为后盾,叶安更不会被人利用贩卖酒水作为打击的手段,打击叶安便是在打击王家,聪明人都会知晓。

    叶安一觉醒来便看到王皞在和钱晦在花园中说话,钱晦能够出现在王家的花园中,便说明王皞把他当作自己家子侄来看待,说不出的亲近。

    只不过钱晦的脸色逐渐变得难看,在瞧见叶安后更是阴冷的不行,但王皞完全不在意,仿佛是没看见一般。

    待叶安走近,便瞧见钱晦对王皞拱手道:“多谢世伯招待,钱晦还需去往阳城县,那里灾民如潮,钱晦寝食难安放心不下!”

    王皞“欣慰”的点了点头道:“世侄如此胸怀,实在是令老夫欣慰,少年人就该有此担当。”

    说完王皞便望向叶安道:“叶世侄起得早啊!”

    叶安立刻上前笑道:“未曾想世兄居然这就离去,实在是让叶安不舍,还望向世兄讨教一番…………”

    惺惺作态的样子连王皞都能看得出来,而钱晦却认真的叉手施礼道:“世兄此言差矣,虽未曾当面讨教,却让钱晦看到了世兄的手段,佩服,佩服!若是前往东京城,一定要过府一叙!”

    叶安立刻回礼,态度同样认真:“世兄所言极是,叶安此去汴梁一定叨扰!”

    “钱晦必然扫榻相迎!”

    瞧见钱晦走后,叶安不禁长叹:“青年才俊中何人能出其右?”

    这话噎的王皞半天说不出话来:“叶世侄不是把人家玩的团团转吗?你的手段可不简单,可不只是压了他一头而已,老夫刚刚拒绝钱晦,你也应该知晓吧?”

    叶安故作好奇道:“哦?王大官人是如何拒绝钱世兄的?”

    王皞不禁怒道:“还能如何?便是把你昨日的酒水与他尝了,聪明人自然知晓!此次未助钱晦,钱家心中必有芥蒂,你可知钱希圣的为人?!”

    叶安小声嘀咕,又似自言自语:“急于权柄又无大才,阿附希进又无待见,可悲之人,怕是自始至终也进不得中书。”

    王皞双目一凝,眼神中透出了古怪,叶安的这话可谓是入木三分,钱惟演便是这样的人,但若非在朝堂之中久居,万万不能了解其中三味的!

    果然如同自己猜测那般,眼前这小子不简单,他的背后极有可能是一个大族,但也有肯能是玄诚子告诉他的。

    但这小子这般的意思很清楚,钱惟演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对王家不会产生威胁,态度很明确,他叶安并不担心钱家的报复。

    当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王皞笑道:“老夫倒是听闻一个童谣出现在了阳城县!好似和世侄颇有关系,“阳城有夜郎,自大性张狂;夸口救灾民,吝啬如胡狼!””

    啪啪啪…………

    叶安拍手笑道:“端是押韵,这叶郎与夜郎实在太过贴切,作这般童谣的人可不是等闲之辈啊!”

    “叶世侄以为是谁?”

    “钱晦!”

    叶安直接说出钱晦的名字,当然散播的不是他,必定是钱涛无疑,为的就是坏自己的民生。

    叶安心中早已是气急,自己做这么多为的是什么?还不是在为自己的文道做铺垫,可现在被人坏了好事,心中不动怒是不可能的。

    王家这一关算是过了,王皞不会在粮食上难为自己,叶安转手就把那蝴蝶头面递给了王皞道:“王大官人,既然你我已经达成协议,这之前的契约还是要履行的,头面归你,粮食归我,还需再立下一份契约,以保买卖之事!”

    王皞脸色数遍,最后还是接过了叶安手中的蝴蝶头面,苦笑道:“哈!这事情老夫越想越不对,如今是上了你的贼船,非但没有追回粮食,反倒是又给你套了一千贯!”

    叶安笑道:“这一千贯可是钱生钱的买卖,对于王家亏不得,可比这一座庄子赚的多得多,再说我叶安的商号打着的也是王家的名头,万万不会坏了名声,只会给王家带来更多的好处,不光是钱财,还有善名!”

    “哦?不知你又有了什么想法?”

    叶安摆了摆手道:“此事不急,待去了东京城后再说,这一千贯也不需王大官人现在给我,只需我去往东京城后寻王家索取便是。”

    王皞指了指叶安道:“你这算计实在是连老夫也无法拒绝,只不过还是莫要太过折辱钱家二郎!”

    好嘛!王皞根本就不担心叶安,而是担心他的手段太过激烈,折辱了钱晦,也折辱了钱家。

    尼玛…………叶安心中气的爆炸,这是他听过最可笑的事情!

    别人整自己的时候无论王渊还是王皞,甚至是王温都没有多说什么,为何自己“光明正大”准备报复的时候,他们就要提醒自己手段莫要太过激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