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陆爷的小祖宗又撩〕〔总裁追妻休要逃〕〔云若月 楚玄辰〕〔世子妃你又被挖墙〕〔云苏许洲远〕〔上门龙婿(叶辰萧〕〔女主角叫云若月的〕〔我只想自力更生〕〔绝世好人〕〔最佳女婿林栩〕〔玄幻帝皇召唤系统〕〔杨风叶梦妍〕〔全本女主云若月〕〔诅咒之龙〕〔女主云若月男主楚〕〔我能升级避难所〕〔霍少蜜妻甜炸了〕〔喝下这碗药滚出王〕〔毒妃不好惹〕〔不孕妃被休五年后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长歌当宋 第六十八章我要双赢!!
    . ,最快更新长歌当宋最新章节!

    叶安所掌握的技巧都是后世人经过专业和系统总结出来的,别说是钱晦这样的毛头小子,便是一个壮汉也受不得多久。

    所以一路上钱晦的胳膊都不好受,看着叶安的眼神也愈发阴鸷,怀中依旧抱着竹夫人,缓缓的走在最后面一言不发,钱晦并没有立刻报复的打算,相反他是一个冷静的人,最好的办法就是等待,等待合适的机会。

    从刚刚短暂的交锋便可看出,他叶安也不是一个好相与的,手段凌厉不说,还是个睚眦必报的人。

    这样的人最易妄动,自己报复他的机会有的是!只不过吃个哑巴亏而已,待会要让他滴血割肉!

    叶安敏锐的感觉到身后的那股子阴冷,而边上的老道感叹:“这些可都是别人想办法巴结都巴结不上的“人尖子”,你不结交便罢,何必暗中使坏?”

    “诶!这话您老可就说错了,什么叫我使坏?他使坏的时候你怎么不说?”

    玄诚子斜斜的望了叶安一眼:“老道我可没瞧见他使坏,只瞧见你下了黑手,那一下可拿捏的太狠了些,没有半日的功夫怕是难以气血畅通。”

    叶安微微点头,他知道这话看似在批评自己,可同时也是在提醒自己,这些“贵人”下黑手的时候可从来不是亲力亲为的………………

    很快到了王大官人家的花厅,此时的花厅早已变了模样,更加的漂亮雅致了,尤其是那股子奇思妙想的设计,仿佛让整个花厅有了大雅之风,即便是见多识广的王温在看到这花厅时都被眼前的景象所惊呆。

    一道活水自外而内的流入花厅,花厅中间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池子,里面不光有各种水生植物,还有些奇石鲤鱼,再配合四周的围墙以及各种花卉,木雕一种说不出的意境环绕其中,让他忍不住赞叹:“瞧见世兄花厅的这般景象,实在是让温平家的后园相形见绌啊!”

    听了王温的称赞,王皞哈哈大笑:“贤弟莫要自谦,你的后衙可是比老兄我这里要雅致的多,你可不知,这里乃是按照叶小郎君的指点来布制的,开始以为他是在胡沁,谁知道当真是美轮美奂啊!渊汆先生可好?”

    “呀!这是何人画?竟把令千金画的如此栩栩如生!仿若要从这画中走出来一般!还有这鱼!这……”

    王皞没有等到王温的回答,而是等到了他的赞叹,抬头便瞧见自己挂在花厅中的两幅画,随即苦笑道:“也是出自那叶小郎君的手笔……”

    “这叶安到底是谁家子弟,竟有如此能耐?!”

    王皞同样好奇:“贤弟不曾知晓?”

    王温尴尬道:“叶小友不曾告知,叔父猜测必是隐世豪族,其家中长辈必定通晓经史子集,应是的道大儒,据说还此族还掌握格物之道,实在是让人艳羡不已!听说世兄得了叶小郎君的珍贵头面,可否让愚弟一观?”

    虽然是来“夺回”叶安粮食的,但毕竟两家都是本家,也都属于太原王氏一脉,见面时的客气自然是应该有的,该说的话也是要说的。

    王皞脸色稍稍僵硬,这王温原本就是个君子性格,什么时候也会这旁敲侧击的手段了。

    尴尬的笑了笑道:“这头面倒是有,只可惜愚兄打算和叶小郎君打个商量,退还给他…………”

    “这可使不得!”

    王皞的话没说完就被王温打断,急急的从怀中掏出叶安的那份合同道:“如今叶小郎君已然把那换来十万斤粮食折买给了本县,合同俱在,王大官人可莫要反悔,这可关系数千灾民的果腹之物,万万不可毁约!”

    称呼的转变便是表达立场的最好方式,王皞心中发苦,这叶安实在是太过敏锐,稍稍察觉到问题便立刻寻了靠山!

    王温是寸步不让,而王皞是一言不发,在他看来一切都要等到正主叶安的到来才有定夺,眼下叶安粮仓中的粮食不是用钱便能衡量的,可以说是钱也买不到的东西,谁也不知道这灾情会持续多长时间,会波及到何处。

    这时候所有的粮店都不会轻易卖粮食,都在等待观察,手中的粮食已经不再是粮食,而是一座“金山”和好名声。

    尤其是对于王家这种权贵之家来说,更是一次向官家太后表忠心的好机会,在王皞看来,叶安仓库中的二十万斤粮食已经不再是属于叶安本人的了,而是属于王家,是一笔无可估量的财富。

    帮助官家稳定阳城县的灾民,这是在为官家,为太后分忧!这可比送给太后一副精美的头面要妥帖的太多。

    主宾落座饮茶之际,叶安信步而来,看着同时抬头望向自己的两位王姓长者笑眯眯的行礼道:“叶安这厢有礼了,让二位长辈久候,还请两位莫要怪罪!”

    作为主人的王皞放下手中的茶盏笑道:“老夫未能亲自前往,这便不算是礼下于人了,稍稍等待也未尝不可嘛!”

    王温微微皱眉,即便是他也能听从王皞口中的夹枪带棒,笑着打岔道:“叶小郎君来的正好,你的合同在此,王大官人却有毁约之意,这可让本县难办了些。”

    抱着竹夫人跟过来的钱晦暗自冷笑,这叶安手中有二十万斤粮食,若是王皞执意毁约,便是身为县令的王温也没有办法。

    而自己已经让钱涛在阳城县散播消息了,若是他叶安拿不出粮食,那可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也证明观妙先生的这个弟子浪得虚名。

    “这有何难?”叶安的声音稍稍的提高了些,走到王温和王皞的身边却突然压低了声音到:“我有一个让二位都满意的办法,不知二位可有兴趣?”

    “哦?!世侄有妙法可解眼下之局?”

    叶安继而抬高声音道:“这是自然!我师傅可以作保!还请王大官人寻一出净室。”

    虽然有些怀疑,但王皞依旧点头道:“如此甚好,花厅之后便是净室,县尊,世侄请!”

    玄诚子目瞪口呆的望向叶安,自己怎么就要为他作保了?而他到底和王温,王皞二人说了什么?自己凭什么要为他作保!

    看着叶安和王温王皞进入花厅的后面,玄诚子十分想要知道他到底要和这两人说些什么,和他有同样想法的还有钱晦。

    怎么就突然之间说动这两位王家的长辈了?莫不是这小道士真的有什么术法不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总裁的翻译官夫人〕〔万族之劫〕〔龙王医婿江辰〕〔我可以爆修为江长〕〔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