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离婚后每天都有小〕〔上门龙婿〕〔术士你不讲武德〕〔联盟之卧龙军师〕〔我只想换个职业啊〕〔宋北云〕〔最强狂兵混都市〕〔绝品小神农〕〔我是大昏君〕〔美女总裁的铁血狂〕〔赘婿当道(岳风柳〕〔将军宠妻成瘾〕〔地球前居民〕〔反派的自我拯救〕〔我能看到隐藏机缘〕〔上门赘婿岳风〕〔战神之踏上云巅〕〔圣血帝尊〕〔叶少的重生狂妻〕〔被赶出家门后我暴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长歌当宋 第六十七章我是你爹爹!
    . ,最快更新长歌当宋最新章节!

    在小河的西岸寻一块巨大的树荫,叶安随手把竹夫人放在水中,清洌的河水穿过打磨光滑的竹夫人,很快就变得凉爽起来,叶安也脱了衣服跳进河中,河水不深刚刚没过腰间,但自然的馈赠却是不少。

    用纱网抓了几条不大不小的鲫鱼,再捡拾一些螺蛳,尤其是这些螺蛳被叶安视作美味佳肴。

    方形环棱螺,这东西在后世已经被吃的快要绝种,甚至被列入了《濒危动物保护名录》中,但在这个时代的小河中却随处可见。

    螺蛳不光无毒无害,甚至味道鲜美,和那些后世养殖或是长在臭水沟中的螺蛳不同,这种螺蛳在水质干净的河流中也存在,所以食用起来异常鲜美。

    鲫鱼土腥味重些,最好的办法就是烟熏去除土味,烧烤是不错的选择,老道有些羡慕叶安的动手能力,他的小皮包几乎是个百宝囊,什么意想不到的东西都能拿出来。

    把鱼清理干净,从小竹筒中倒出一点菜籽油刷在对半切开的鲫鱼上,用树枝穿好架在火上,撒上切碎小葱和蒜瓣,没一会就能闻到一股独特的焦香味。

    这段时间叶安也没闲着,随便从小皮包中拿出剩下的大蒜和葱叶,用小刀切碎之后便如同变戏法似得掏出一沓白棉纸,接着便在老道惊诧的眼神中用绳子窜起来,如同一口小锅,吊在火上,这白棉纸锅中居然有水…………

    “你这小子莫不是妄想用纸当锅?!”

    在老道的惊诧中,叶安笑道:“待会你就知道!”

    把用刀砸去一端的螺蛳放入白棉纸锅中,渐渐的纸锅开始冒出热气,接着便在老道震惊的眼神中开始沸腾…………

    “妖法……”

    “妖个大脑袋!你用纸锅水也开!”

    简单的科学原理居然变成老道嘴中的妖法,白棉纸以树皮为主要原料,纸质绵软耐折,拉力强,纸破丝连,如同棉丝,故名绵纸。

    水在其中不破不烂,用来当纸锅一点也不差,当然没有后世的一次性纸杯好用,但大体是差不多的,只要纸的燃点比水高,那纸锅永远也不会被烧着。

    把切好的大蒜和葱花放入其中,再加上一些辣椒粉末,很快一股河鲜特有的香味便在小河边弥漫开来。

    咕咚一声,叶安回头看去老道已经双眼放光的盯着纸锅中的食材,螺蛳的鲜美不言而喻,烤鱼和麻辣螺蛳这两眼东西别说是在这个时代,便是后世吃惯了珍馐的人们面对它们依旧是毫无抵抗力的。

    叶安捞起一个尝了一下,在这个自然质朴的时代,河鲜的味道相当完美,滋遛滋遛的声响使得边上的老道更加眼馋,用木棍架起一个便放入口中,学着叶安的模样吮吸起来。

    看着他囫囵吞枣的模样叶安连忙制止道:“师傅,后面软软的部份不能吃,都是些肠子肚子,吃了可不舒坦……”

    老道斜眼撇了撇嘴:“这东西浪费都是暴殄天物,待会去了五谷轮回之所还有甚的担心?”

    叶安只能耸了耸肩膀不说话,他是真的不敢如同老道这般,对于他来说什么都能有就是不能有病,一个感冒发烧甚至是手上剌一道口子都会感染死人。

    这个时代不缺吃喝,环境还特别好,但就是缺医少药,医学的进步是一个累积而缓慢的过程,叶安不否认古代的名医可以妙手回春,但却同样知道名医是真的凤毛麟角。

    一顿小河鲜吃的叶安和玄诚子两人酣畅淋漓,若是配上一些冰镇的小啤酒,那这个夏日将会变得格外舒坦。

    王帮带着人找来的时候格外吃惊,这那里时什么仙风道骨的修行者,简直就时俩个泼皮的模样。

    叶安靠在大片的树荫下,抱着竹夫人翘着二郎腿不断的哼着谁也听不懂的调子,而仙风道骨的观妙先生居然用一根树枝在不雅的剔牙。

    王帮揉了揉眼睛在确信是这对道家师徒后便靠近大树,顺着香气望去便瞧见了还在冒泡的纸祸,一群人瞬间张大了嘴巴,纸居然能在火上烧,还能开锅,这难道就是仙家的术法?

    虽然瞧见了王帮等人,但叶安并没有打招呼,相反而是继续闭目养神,即便王帮不说他也知道来意,有带着人来请的吗?不过是为了增加一点气势而已,粮食已经成了有价无市的宝贝,甚至是活人性命的东西,叶安万万不会撒手。

    挤出最谦卑的笑容,王帮选择了玄诚子而不是叶安小声道:“观妙先生,我家官人和县尊已经在花厅等候,还请仙长带着高徒前往商议。”

    玄诚子看了看充耳不闻的叶安点头道:“也好,五脏庙已经被填满,待我去用些茶水,小子走了!”

    把县尊都搬了出来,这显然是必须赴约的,毕竟王温这位知县事乃是朝廷命官,无论如何也不能拂了脸面,况且王温出自三槐王氏,得罪一个王皞已经是不利,没必要得罪王温。

    “钓鱼”是要有耐心,但也不能太过怠慢,把人的耐心磨没了,很可能就是撕破脸的事,到时可便是都不好看,叶安起身随手把怀中的竹夫人丢给了王帮身边的钱晦,他早就看到这家伙阴霾的眼神,心中不爽,这般羞辱他也是为报城门口的一箭之仇。

    这小子聪明的紧,如此年纪就晓得杀人诛心的道理,利用舆论来攻击自己,对于这样的人叶安绝不会手下留情。

    他利用钱涛放出的风声既有煽动性,在最缺粮食的时候告诉所有灾民自己手中有十万斤粮食,即便是给了王温十万斤,他还可以说自己手中依旧囤积粮食,到时间他说多少别人都会相信,而自己有口难辩…………

    甩了甩手上不知是河水还是叶安汗水的竹夫人,钱晦不气反笑的拱手道:“少兄这边请,河边湿滑莫要摔了跤!”

    说话间叶安便一个“踉跄”的便向前扑去,但信号手抓住了钱晦的胳膊稍稍用力后凑近他道:“背地里害人可不是好手段,今日便教你一个乖!”

    钱晦这般的“纨绔子弟”怎能受得了叶安的拿捏,随着叶安的话,他的手越来越酸麻,掐麻筋可是“技术活”,肘部、碗部、虎口及手背都有麻筋,也是常说的穴位,只要找准位置,下手稳准狠便能一招制敌。

    叶安所抓的地方正是钱晦的臂部麻筋,肘节乃联络大小臂,使之连接而司其转动,看似无碍实为大小臂间的重要关键,此节被拿,直接影响全臂活动能力,其部位在上臂骨下面末端,与尺桡二骨上面一端结合之处,肘曲时,骨即外突,臂直时,则其处有小线窝,名曰曲尺穴,属要穴。

    拿之足制止肘部活动,此外曲尺外侧有一筋点,属伸筋,拿之敌臂不但麻痛,且影响其全臂伸而不屈;曲尺内侧又有一筋点,属曲筋,拿之则影响其全臂曲而不伸,麻痛自不待言。此三穴点,轻拿足使敌麻痛被制,重拿可使敌痛极而晕倒,而叶安抓住的正是钱晦的曲经…………

    钱晦的表情已经开始狰狞,额头上冒出冷汗,嘴唇稍稍哆嗦的开口道:“撤手!你待如何?!”

    叶安压低声音冷笑道:“老子使绊子的时候你还在和泥,莫要把老子逼急了,否则你担待不起!”

    “你威胁我?!你可知…………嗷……”

    叶安一把搂住钱晦,手上稍稍使劲:“威胁你?不,爹爹这是在警告你,此次不过略施小惩罢了,下次就要命喽……”

    虽然听见了钱晦的惊叫,但在王帮等人的眼中却是被叶安拽了一下情急之下叫出了声,再瞧过去便是叶安笑眯眯的搂着钱晦在说话,虽然不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但却能看出两人的关系很“亲切”。

    不时还能听见叶安的笑声,以及钱晦点头的模样王帮颇为感叹,还是少年人好啊!刚刚还不太待见,短短一会的功夫便亲如手足………………

    王帮哪里知道,现在的钱晦是有苦说不出,谁能知晓眼前如此稚嫩的少年郎居然如同军中的壮汉,白净如同女子般的一双手居然类同铁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总裁的翻译官夫人〕〔万族之劫〕〔龙王医婿江辰〕〔我可以爆修为江长〕〔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