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离婚后每天都有小〕〔上门龙婿〕〔术士你不讲武德〕〔联盟之卧龙军师〕〔我只想换个职业啊〕〔宋北云〕〔最强狂兵混都市〕〔绝品小神农〕〔我是大昏君〕〔美女总裁的铁血狂〕〔赘婿当道(岳风柳〕〔将军宠妻成瘾〕〔地球前居民〕〔反派的自我拯救〕〔我能看到隐藏机缘〕〔上门赘婿岳风〕〔战神之踏上云巅〕〔圣血帝尊〕〔叶少的重生狂妻〕〔被赶出家门后我暴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长歌当宋 第六十五章唬人也是技术活
    . ,最快更新长歌当宋最新章节!

    “你也莫要这般偷梁换柱,四下无人老夫便与你明说!温平大可不必搀和其中,从你手中是买,从王大官人手中亦然是买!有何区别?反倒是你财货两空,利害自知!”

    “但价格可不同哦!”

    叶安随手把怀中的契约拍在桌子上道:“这便是证据,若是县尊和王大官人相通,私相授受绕过叶安。

    那小子便把这契约交由乌台去,到时…………王大官人遇灾而囤粮毁约,待价而沽,王家必然难堪,至于县尊…………

    嗞嗞,必有利益所得,最少也是个拿朝廷赈灾粮款卖人情的污名,如此对这两家的影响,嘿嘿……不用小子多说了吧?太后垂帘最需的便是安稳,这种见不得人的事一旦被公之于众,那才是利害自知!”

    咕咚…………王渊被自己的口水声吓了一跳,随即望向叶安头皮发麻,哪来的妖孽!居然想的如此长远,听他的话根本就不是一次口头上的恐吓,而是做好了鱼死网破的精妙算计。

    “十万斤粮食,莫过数百贯钱,少年郎何必如此?”

    这时候想到“何必如此了?”

    叶安随手把兔毫盏中的茶水一饮而尽:“若是不这般,小子怕是被“吃”的连渣都不剩!眼下没有外人,叶某便也挑明了说,若是对我好,愿意提携,小子感激不尽,来日必有厚报!若是把我当作泥人随意拿捏,便让其知晓少年人的血气方刚!叶安仅凭一己之力,照样可搅得天翻地覆,不信可以试试!”

    嚣张的话语从一个少年郎的口中说出大多会让人觉得不知天高地厚,可从叶安嘴里说出来,王渊却心中震撼,他知道这小子当真是能说得出做得到。

    之前拜师也是如此,一旦认准,便是三槐王氏的名声也镇不住他,遇到王相公的家弟,也是无所不用其极,能如此果断的来寻三槐王氏借势,可见其心性之练达。

    而王渊更是从刚刚的对话中听到了一丝不同,这小子居然打算把证据送去御史台,这便是最为“老谋深算”的谋划……御史台中的御史可是杀人不见血!

    别说是王温这般的阳城县知县事,便是三槐王氏,王相公之类的名门大族也是不惧,只要证据确凿就敢狠狠的扑上去,非咬下一块肉来不可!

    若是再加上观妙先生入宫,三言两语便可使得叶安成为两家利益往来的苦主………………

    不知不觉王渊的背后生出一层的白毛汗,他之前真的有这般联合王家的打算,可现在却不敢再度威胁。

    同时也便打消了招揽叶安的念头,这小子手段狠辣,眼光独到,对大势掌握透彻,乃是人中翘楚,可这样的人王家和自己都驾驭不得啊!

    听他的意思,王家可以提携他,来日可回报王家,这是把自己摆在了和王家同等的地位,瞧瞧叶安不过是少年人的模样,可这醒醒………………当真是可怕。

    一杯清茶下肚,王渊回过神来,多少年了,自己还从未被人威胁过,但在这少年郎的面前却被压制的张不开嘴。

    “小友手段高明,王渊佩服!只可惜如你这般的“头角峥嵘”王家招惹不起哦!”

    叶安哈哈大笑起身而去,走的时候不忘讥讽王渊一句:“头角峥嵘未兆前,乱支深处任安眠。不随芳草遥山去,何用芒童更著鞭。”

    王渊沉默良久,待叶安彻底消失在县衙才回过神来,最终喃喃自语:“果真有人能七步成诗?每逢叶安老夫便心性不稳,激荡万分,差点被他给诈住!”

    叶安出了后衙便加快脚步,他说的一切看似合情合理,但要实际操作起来却难上加难,几乎不可能实现,难道俩个王家就任由他叶安胡来,而没有一点手段?

    只不过自己上来便言辞犀利从一开始便震慑住了王渊而已!这世上“莫须有”的事情还少吗?

    离开县衙,叶安便立刻招呼铁二赶车离开,这阳城县呆不下去了,王渊若是回过神来,怕是要寻自己算账,当然也有可能不算账,但最好还是回去找师傅,师傅是用来干什么的?当然是用来“擦屁股”的!

    “小郎君何故如此匆忙?”

    铁二瞧见叶安后立刻把已经所剩不多的饼子揣进怀里,刚刚他瞧见这几个孩子饿的发昏,心中一时不忍便把饼子拿出来给他们充饥,谁知叶安突然便出来了。

    随手把铁二怀中的一包饼子扔给了那几个跟随牛车奔跑的孩子,叶安长出了一口气道:“我在县衙得罪了县尊的长辈,不跑就来不及了!”

    噼啪!

    铁二的鞭子再度抖了起来,得罪了县尊的长辈那可有好果子吃?还不玩命的跑路!

    叶安看着逐渐追不上的孩子心中颇为不好受,这个时代抗风险的能力实在太差了,不说一个国家,单单是一个家庭也没有多余的储备能够抵抗风险,寻常人家一旦遇到灾荒还能硬抗一下,但若是遇到大灾,根本就没有转圜的余地。

    粮食是卡在百姓脖子上的一道枷锁,而这个时代太需要高产的作物了。

    马车到了城门口逐渐的减速,阳城县的城门紧闭,当刘门头看到叶安之后立刻笑脸相迎,大声赞叹道:“小神仙福寿!十万斤粮食可是解了咱们阳城县之危,也救了这些灾民!”

    铁二正洋洋得意却猛然听见牛车上的叶安低声怒骂:“混账!此事甚大,岂能宣之于众?!刘门头你当真是不知死活,待大老爷回来知晓你这般宣扬,必定拿你下狱!这话是谁告诉你的!”

    经过叶安的喝骂,刘门头才回过神来,脸色惶恐道:“这……这……不知是谁说的,小神仙万万要保全小的啊!小的上有老下有小全家指望,还请…………”

    叶安微微一顿,显然消息不是王温刻意泄露出去安定民心的,但又会是谁?

    原本阳城县的粮食暂时是够吃的,再加上十万斤的粮食,一定能够平安过度到外地的粮食抵达,可一旦造成恐慌,莫说十万斤,便是二十万斤,三十万斤也不够!

    人会本能的去囤积粮食,想方设法的多获取粮食,富人的粮食会越来也多,穷人的粮食则会越来越少,随着饿死的人数增加,粮食便越金贵,价格也会越高!

    引发动荡不过是近在眼前的事情,但这一切都需要有人在背后操控,以叶安对这个时代的了解,眼下关口就有人在背后准备大发横财!

    四周听到消息的灾民,已经开始围拢来,甚至有些难民直接把孩子塞在了叶安的马车上哭求:“求贵人给孩子一口饭吃!”

    铁二被眼前一幕惊呆,而刘门头则是带着人不断的驱赶灾民,孩子的哇哇大哭,妇人的抽泣,男人的哀求,混合在一起场面开始混乱。

    而角落中却有个华服胖子在暗处发笑,得意的钱涛忍不住嘟囔:“不过按二哥的话略施小计,这叶安便如此狼狈不堪,端是丢人现眼,这般也敢与钱家较劲?也不瞧瞧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总裁的翻译官夫人〕〔万族之劫〕〔龙王医婿江辰〕〔我可以爆修为江长〕〔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