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妖精两万岁〕〔苏雨涵叶辰〕〔这是我的星球〕〔南景战北庭〕〔林凡白伊〕〔律政甜妻一见钟情〕〔叶辰叶萌萌是哪部〕〔一个主人公叶萌萌〕〔乔梁叶心仪〕〔土味巨星〕〔科技传播系统〕〔餮仙传人在都市〕〔入骨暖婚〕〔开局抽女帝,把把〕〔网游:我的宠物能〕〔龙王医婿〕〔麻衣神婿〕〔林清然顾墨轩〕〔乔以沫冷倦〕〔至尊神婿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长歌当宋 第六十二章翻脸的王大官人
    . ,最快更新长歌当宋最新章节!

    边上的铁二已经不能看了,一脸崇拜的看着老道在那里跳大神,同时嘴里还在发出一阵阵“吸溜吸溜”的惊叹声。

    啪……铁二只觉得脑袋一疼,回头一看,便瞧见叶安继续斜躺在大青石上不满的瞪着自己:“你又不是道士,看这些作甚?继续扇风,嘴停,手别停……”

    铁二不满的望向叶安:“老神仙的法术可不是随意能够观瞧的,这是大幸!您好歹也是老神仙的弟子,多学学总是没有坏处的,一般人可看不到嘞!”

    叶安撇了撇嘴:“你家公子我可是要走文道的,术法之类自然不便涉及。”

    “道士不会法术还叫道士?”

    叶安瞧着自己身上的一席罗裳稍稍愣了一下随即道:“你说的没错,这倒是让我想起一个故事。”

    “什么故事?!”铁二好奇宝宝一般的蹲在叶安边上,一边卖力的扇起扇子来,他原本最喜欢的便是听老枯木一般的村长讲故事…………

    “从前有个富人和一个穷书生在一起饮酒,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富人便对穷书生道:闲暇无事不如关扑如何?穷书生一时兴起便道:甚好,我早已看上你家中一方端砚!”

    “端砚是啥?”

    “名贵的砚台,文人家中常用的…………反正就是很名贵便是……能值十贯钱!”

    “吓?金子做的砚台吗?值钱十贯?!”

    瞧见叶安不满的表情,铁二立刻闭嘴继续卖力的扇扇子,这位小郎君的岁数不大,脾气可不小。

    “后来穷书生给了富人一个空的鸟笼,他说:“半年之后你一定会买一只鸟放进去,若是没有,那便算我输了,但若是你买了鸟放进去便算我赢了,你必当把这空鸟笼挂在门口。”最后你猜如何?那个富人果然输了一块端砚!”

    “为何?!”

    铁二“心疼”的叫喊让叶安耳朵发麻,瞪了他一眼道:“因为每一天都有人看到富人家挂着一个空的鸟笼,每次见到他都会问一句鸟是什么时候跑掉的。一次两次还受得住,若是每天都有人询问呢?你该作何解释?”

    铁二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随即不舒服的说道:“因为这一个鸟笼子,便硬是舍了一块十贯钱的端砚,这也太不值得了。”

    叶安笑了笑便道:“这块端砚虽然值钱,可有钱难买清闲啊!就像我一样,身穿这观妙先生的紫服罗裳,受了他的衣钵传承,却不会术法,你说烦恼不?”

    铁二呆了一下,他想不到这两件事之间有何联系,但并不代表别人不知。

    王皞不知从何处拐了出来叹道:“小友这般年岁便能知晓世间故智,一语中的!难得!难得!”

    “小子教人,王大官人如此偷听恐有不妥!”

    王皞瞧见叶安依旧是惬意的躺在大青石上,也不动怒而是微微一笑道:“风刮进耳朵的事情怎能算是偷?既然叶小哥把自己比作是那富家翁,何不追随观妙先生学法?此乃大幸,可遇而不可求啊!”

    叶安看了一眼王皞,便拉过铁二在他的耳边小声道:“瞧见没有,这个糟老头子坏得很!打算毁我文道,以后要小心他,万万不可得罪!”

    王皞不知道叶安和铁二说了什么,但那憨憨的仆从看向自己的眼神都变了,显然是没说好话。

    “多谢王大官人抬爱,只可惜小子心中无神无鬼,根本学不得这般高妙玄绝的术法,还是敬而远之的好,免得浊了文道之心,丢了先人的脸面。”

    叶安的话说的滴水不漏,便是王皞都无法反驳,明确的告诉了他自己就是要在文道一途上前行。

    “既然如此,不知小友因何拜于观妙先生门下?”

    这便是王皞“鸡贼”的地方,既然你坚称要走文道一途,为什么要拜玄诚子为师?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你这是在借玄诚子的名头为自己在文道上铺路,而并未打算真的拜人家为师,何其无耻!

    王皞本以为这样的话会立刻刺激到叶安让他羞愤,但叶安却不以为意,在大青石山悠闲地翻了个身:“无他,机缘耳!非我拜入观妙先生门下,乃机缘如此,不信王大官人可寻观妙先生问个究竟!”

    王皞的眼角抽搐了一下,这小子看似是一个知书达理的后辈,但话从他的嘴中说出来便没有一丝正气,反倒是在揶揄。

    昨夜夫人提到英娘的事情,中意这少年郎,自己因为他的身份而极力反对,母女两正为这件事和自己置气,本想今日让他知道自己的身份以后该如何,未曾想这少年居然口舌伶俐如此。

    自己的本意是提醒他该认清自己的身份,选择一个更适合他的未来,没想到这小子居然不领情。

    王皞瞧见叶安不愿和自己说话,心中一时有些克制不住的升腾起怒意,多少人在得知自己的身份后无不恭恭敬敬,便是朝中重臣也都把自己奉为上宾,未曾想久居乡野居然会被一个小子所无视!

    “年轻人当脚踏实地,莫要学那市井之徒,欺世盗名!观妙先生的名号岂能成为踏脚之石?便是以此入文道,也为人不齿!”

    躺在大青石上的叶安猛然回头,杀人诛心,王皞一句话便把自己逼到了道德死角,若是传了出去自己怕是在大宋再也难拜一位大儒为师。

    “恩将仇报不过如是!王大官人,好走不送!”

    王皞大怒:“那头面便是再好也是老夫花钱买的,若是不允退回便是!”

    叶安惊讶的望着王皞,盯得他发毛才缓缓开口道:“买卖自然是愿打愿挨的事情,小子便是再混账也不敢行背约之事。不过你还真是没有把英娘当回事啊!还是说没把我当回事?救命之恩也能随便忘记?”

    “一派胡言,整个王家庄有半数能证明你毁我英娘清白,老夫反倒要谢你?!当是你欠我王家的才是!”

    叶安眼中精光一闪,嘴角不自觉的挑起微笑:“那便是小子失礼了!告辞!”

    叶安摸了摸怀中的契约便从大青石上翻身而起,径直向外院走去,铁二讪笑着对着王皞叉手一礼,小跑着追上叶安口中叫道:“小郎君稍待!”

    从倌驿借来的老牛在路上悠闲的漫步,它才不在乎烈日当头,也不在乎车上的小郎君是否生气,尾巴一扫一扫的驱赶恼人的蚊虫。

    “小郎君,咱们真的要走?老神仙还在庄子里,咱们这是要去哪?”

    “去阳城县!”

    “阳城县?去那作甚?”

    铁二有些发蒙,之前观妙先生和叶安可不就是从阳城县出来的吗?怎生又要回去?

    叶安不答,但心中却清楚不走不行了,有人要反悔退货可不行!翻脸也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