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替身夫人带球跑〕〔王者至尊张玄〕〔入赘神婿张玄林清〕〔张玄林清菡主角〕〔张玄林清菡入赘神〕〔绝美总裁的上门女〕〔狂婿〕〔入赘神婿〕〔地下王者归来〕〔太太请矜持〕〔时雍赵胤〕〔锦衣玉令〕〔最佳兵王女婿〕〔大明第一吏〕〔DNF之金牌导师〕〔全球轮回之我锤爆〕〔都市战神殿〕〔重生都市仙帝〕〔我在幕后调教大佬〕〔其实我是个炼丹师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长歌当宋 第六十章献宝的“猴子”
    王皞送给叶安的谷仓很大,这可能是王家村中最大的谷仓了,而王家并没有留下多余的粮食作为后手,这让叶安感叹这个时代人的契约精神。

    除了足够自家吃的粮食外,王家几乎把所有的存粮全部拿出来了,并且还收集了十里八村的大多数存粮。

    粮食越来越多,从十万斤逐渐向二十万斤靠拢,果然是印证了老道的话,王皞完全不打算欠自己人情,这座巨大的谷仓对于叶安来说是一座大宝库。

    既然已经做好了两手准备,剩下的事情就不必操心,相对于这些粮食,叶安更在意的是那场笼罩在寇老西头上的阴谋,以及幕后的主使。

    若是自己没猜错的话,连老道都是一枚被利用的棋子,至于钱晦那个钱家的二衙内,可能连棋子都算不上。

    隐隐之中叶安觉得有一个大能在幕后操纵着这一切,事情远没有看上去的那么简单,只不过越复杂的阴谋便有越多的蛛丝马迹可寻。

    自己这个小人物怕是意料之外的变数,但也正中下怀,让幕后之人顺水推舟。

    相比之下,英娘的事情就要简单的多,自己算是已经出卖了“色相”,抱着英娘穿越半个庄子,应该所有人都看见了。

    当然英娘这段时间常常“偶遇自己”,这也是叶安所“烦恼”的事情,其实他对眼前这位女子并没有爱慕之意,直截了当的拒绝了英娘的邀请。

    傻子都能看到她眼神中的爱慕,当然王皞也瞧见了,对于这种事情王皞的处理非常到位,一切都彬彬有礼,却又拒人千里。

    感谢的话说了一大箩筐,但却几乎都是口头表达,并没有把这件事算作是一次救命之恩,反而是叶安应当应分该做的事情。

    老道虽然表面上没说什么,但却对王皞的冷淡有些不满,但最终他也没有多说一句话,毕竟叶安一个大男人抱着人家的小娘子冲进王家的庄子本就不合理数,又不愿娶了人家。

    原是王皞请来作法的,但因为这件事,反倒是让叶安理亏,玄诚子在王家的庄子里待得不自在,便到了已经属于叶安的粮仓之中歇息。

    顺便来品尝一下便宜徒弟泡的茶水,王温在走之前送了自己一团茶,谁知被叶安打着暴殄天物的名头给要了去。

    知道叶安泡茶的功夫,连王温这个大家出来的子弟在斗茶上都输给了叶安,他泡的茶,味道自然不用说。

    喝惯了叶安泡的茶,再去喝王皞的茶简直就是如饮浑汤,从此之后方知茶中真味。

    先苦后甘,回味无穷,如同人之味,茶的清香悠淡,处处透着出尘飘渺…………

    “师傅,你也该为王家小娘子作法了,毕竟是答应人家的事情,不能因为徒儿这里便拖下,再说英娘的事情做不做法都差不多,你且去把法作了,以后的事情你也莫要管。”

    在意境中摇头晃脑的玄诚子瞬间被叶安“拽”了出来,不满的瞪了一眼:“口出狂言!斋醮科仪乃是挑选吉日为人消灾解难,岂能说是无用?”

    “你说的对……”

    叶安坐在靠背椅上,这是一种非常别扭的靠背椅,椅背只是一个框架,连撑杆都没有,与其说是靠背椅,不如说是靠在一根杆子上。

    老道反倒是有些惊讶的望向叶安,他感觉出叶安的话里有话,撇嘴吐掉最终的茶叶好奇的问到:“你这话何意?莫不是你以知道英娘此事非术法所解,而是外力所致?”

    果然是“老江湖”,听话知音,一点就透。

    叶安天真的望向玄诚子笑道:“这事情的来龙去脉你应该都知道的,王大官人必然说的清清楚楚才会寻您给他作法,可问题是您自己没发现其中的蹊跷吗?”

    “蹊跷?倒是有一些,但道爷却不好说出来。”

    “那您还要为英娘作法?”

    “作法……咳咳……斋醮科仪乃是机缘之术,成与不成不在道爷,而是在那小娘子的身上,若是成,便是她命格妥帖,上天垂怜,若是不成…………”

    “唉,师傅,咱能上点心吗?你也不怕把自己的招牌给砸了,先帝赐下的观妙先生怎么能不成呢?”

    老道突然笑了,端着茶盏走向叶安,在他的边上坐下,看着叶安拿着毛笔在纸上鬼画符笑道:“这么说来徒儿已经有了破解之法?既然看出其中蹊跷便快快说来!”

    叶安一边临摹玄诚子的符篆,一边笑道:“那些英娘未过门的夫婿都是在接了王家的红帖之后才暴毙的,时间出奇的一致,这便是第一个疑点;’至于第二便更为蹊跷,他们都是暴毙,一个准备娶亲的男人怎么可能暴毙而亡?”

    老道捋了捋下巴上的参差不齐的胡子笑道:“连你都能看出来王皞能看不出来?”

    叶安哑然失笑:“对了,对了,可他既然能看出来为何不报官?为何没有抓住凶手?”

    “因为不知道!王家庄子里上下这么多人,他根本无从查起,再说谁知道是不是王家庄子里的人干的?还有这事太过蹊跷,完全没有痕迹,只能用天格命格来解了。”

    叶安点了点头,他只是能肯定不是英娘克死那几个倒霉鬼,但他也拿不出证据是他杀,凶手的模样,杀人的手段,动机他一概不知。

    但现在唯一知道的一点便是那个人一定不希望英娘嫁出去。

    那就需要反其道而行,让老道给英娘早日作法,在让英娘早日出嫁,接着凶手便会出现,再次作案,所以叶安才会催促老道。

    把自己的想法和老道说清楚之后,老道便露出神秘的笑容:“你觉得为何王皞会请道爷前来?”

    叶安瞪大眼睛“啊”!了一声,脸上的狡黠和精明立刻化为尴尬……

    原来老道和王皞两人是早有预谋的,只要玄诚子作法,那幕后之人必然会浮出水面,只要擒住,不光能破流言还能为英娘正名,反倒是自己上窜下跳,就像是个献宝的猴子!

    那就没自己什么事情,扔掉符篆,同时也合上摆在面前的账册,在三份契约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并用红泥盖上自己的指纹,冲着门外大喊:“王小哥速来。”

    “小神仙对完了?”

    叶安合上账本,拿起边上的契约点头道:“我以签字画押,便把这份契约送与王大官人,这一份我便留下,还有一份请代我转交村中乡老以做旁证便是。等我当着你的面写下合同。”

    王帮笑道:“我家大官人特意交代,对小神仙信得过,便不用如此繁琐了。”

    叶安摆了摆手,把自己和给王皞的契约两两对折拼接在一起,在上面竖着写下“合同”二字,如此一来只有两份契约上的字形相合才能保证契约的真实性。

    “越是如此越该谨慎些,这是为了我的名声,也是为了王大官人的名声,不过是一两个字的功夫,耽误不得!”

    看着三张一模一样的契约,王帮伸出大拇指颇为感叹的赞道:“小神仙着实稳妥!这般年岁便如此持重,世间罕见,果然是…………”

    “油嘴滑舌,速给你家大官人送去!”

    老道不满的呵斥响起,让王帮尴尬的笑了笑,他知道这位老神仙非常不满徒弟的败家行为,也不满老爷的不近人情,还是莫要触老神仙的霉头,王帮当即叉手唱诺,一溜烟的跑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