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祁少追妻路太难〕〔夜皇陵〕〔魔头夜北〕〔我竟然死了300年〕〔千秋我为凰〕〔天降鬼才〕〔大流寇〕〔我带着冥界,降临〕〔叶无道〕〔叶无道徐灵儿最新〕〔宝贝儿〕〔七爷是个妻管严〕〔叶辰叶萌萌〕〔苏雨涵叶萌萌〕〔第五浩劫〕〔仙尊奶爸〕〔仙尊奶爸叶辰苏雨〕〔农女医妃富甲天下〕〔陛下因何造反〕〔沈浪与苏若雪最新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长歌当宋 第五十九章皇权不下县
    别把女人想象的那么简单,被逼上绝路的女人连死都不怕还怕什么?对于英娘这种死过一次的人来说便更是可以豁出去的。

    尤其是在发现叶安的一首《声声慢》之后便更是如此,她觉得叶安便是父亲口中文气滔天的男子,这首词显然是为自己即兴而作的。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这说的不就是自己身上的遭遇吗?但这只是一个开头,后面的句子每一句都能化作一柄“大锤”,把自己的心房锤的紧缩乱颤。

    英娘已经觉得自己的呼吸不通畅了,不是因为抽泣,而是因为被眼前这个男子给迷住了,他的才学如此之好,又是观妙先生的弟子,可比父亲之前为自己寻的夫君要强的多的多!

    英娘没有胆量去做叶安说的事情,但她却有胆量追求自己的幸福,虽然这幸福和爱情没有一点关系,但并不妨碍她去实现。

    在她看来,叶安是一个相当不错的夫君人选,不知为何父亲一直没有动心,难道是觉得他他配不上自己?

    既然如此,那便舍了女子身上最珍贵的东西来把他牢牢的和自己绑在一起便是!

    英娘从小到大都是被王皞夫妇奉若掌上明珠的,所以才会有接二连三的出嫁,否则一个克夫的女人最多嫁两次便是顶天的运气了,哪还能轮到她克死第三个第四个夫君?

    跟着这样的郎君最少能让自己以后在东京城的妇人们面前赚足了脸面,只是这叶安看似十五六岁的模样,但自己在他面前完全不是对手。

    母亲也是出自大户人家,常说一旦你捉摸不透哪个男人,那就要小心些,最好是躲得远远的,免得被人家买了还夸赞人家的好。

    但事已至此,英娘也不想别的事情,只想着那首《声声慢》,只要他叶安娶了自己,那自己的名节也不会丢掉。

    只可惜她发现这个少年郎根本就没有一点担当,在自己用哭声把人引过来之后,他居然把绳索又重新套在自己的脖子上,抱着自己就向人群冲去。

    此时的英娘才大惊失色起来,唯一的办法就只能让自己装晕,任由叶安抱着他冲过人群,冲向王家庄的所在。

    另一边,叶安看着怀中的女子还在装晕,长叹一声:“是你逼我的!”随即扯开脖子便大喊:“不好了,王家小娘子自缢了!王家小娘子自缢了!”

    如此一来庄客们脸上的表情变化都被叶安尽收眼底,这就对了,所有的解释都合理了,为何自己会在小柴林中,为何英娘会在小柴林中,为何会有如此凄惨的哭声………………

    叶安要把自己打造成为一个救死扶伤的英雄形象,一个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好人”。

    庄子中的女人们看到叶安的举动无不呵斥他轻浮,也说王家小娘子的名节被他毁了,哪有男人抱着一个未出阁的黄花大闺女的,还是在这众目睽睽之下?

    叶安实在是无奈,这些人是聋了吗?

    自己已经强调了“自缢”,逻辑重音全在上面,但这群女人仿佛没有听见,在她们眼中并非是为一个生命的即将逝去的惊叹,也不是为侥幸躲过一劫的英娘而庆幸。

    而是把自己的道德标准搬了出来,用这个道德标准继续去攻击一个在鬼门关上绕过一遭的女人。

    看着被侍女盏儿扶起的英娘,叶安忽然觉得她是真的惨………………比自己惨的多了,因为这群女人眼中,性命算个什么东西,哪有名节来的重要?

    叶安救人是对的,但不该抱着英娘从小柴林一路飞奔回来!

    王家庄在阳城县的管辖范围之内,但阳城县的县衙却不管王家庄内部的事情,皇权不下县,除非是触犯了大宋的律法,否则县衙是不会来人的。

    于是王皞这位王家庄的大官人,便是代替了官员行使权利,当然这种事情他是不好怪罪叶安的,毕竟是救了自己女儿的性命,看着女儿脖子上的痕迹,作为父母岂能不心疼?

    王夫人早已“心肝儿”“肉尖尖”的叫个不停,抱着女儿埋怨她糊涂,一边责骂侍女盏儿,说她看护不周,没个做婢女的模样,若有下次便把她卖去东京城的小甜水巷中去………………

    至于那些妇人早已在王皞出现的一瞬间闭嘴,有些话说一半的直接捂住嘴,不敢出一丝气息,就如同面对一只上古猛兽而不敢喘息一般。

    王皞是王家庄的主人,也是王家在阳城县这里的家主,这里的一切都是王家说的算,一切也都是王家的东西。

    王皞可以直接把人赶出庄子让这些人自生自灭,也能让她们家中的三亩旱地变成水田,这些都是他这位家主说的算。

    在叶安看来,王皞在王家庄基本就相当于土皇帝,他说的话就是“法律”,那些长舌的妇人们在瞧见王皞之后便立刻“老实本分起来”,心中暗叹皇权不下县啊!

    此时的他才悚然发现,自己在王家庄中其实就是最势弱的存在,王皞想要对付他根本就没得商量,完全是被碾压。

    王皞并未说话,冷冷的扫了一眼众人,待目光触及到叶安的时候更是皱眉道:“叶小郎君年少无知,又是常年跟随观妙先生隐居深山,自然不知晓这世间的禁忌,且把发生了什么详细说来便是!”

    叶安还未说话,边上的王帮早已把看到的一清二楚告诉了王皞,当然刘三这个倒霉鬼也被五花大绑的押到了王皞的面前。

    英娘已经被搀扶了下去,而王帮等人的话很显然是被叶安进行过心理暗示的,这时候叶安也不慌乱,而是详细把自己嘴馋吃鸡的事情告诉了众人,当然也包括无意之中救下英娘的事情说出来。

    双方印证之下,可见真是叶安无意中撞见自缢的英娘,所以救下了她的性命,如此自然不会再有人怪罪他的失礼。

    王皞想了想道:“叶世侄救人心切,算不得有意为之,更没有毁英娘之名节,此事便如此揭过,再敢有人拿出来胡吣,老夫便以家法处置!”

    随着王皞的话说完,边上的王帮大声吆喝道:“听清楚没有?听清楚就搭个话!”

    “我等知晓,万万不敢胡言乱语!”

    四周的人无不叉手称喏,王皞的话就相当于给这件事定性了,再冷冷的看了一眼叶安后,抬脚便走,仿佛这件事从未发生………………

    自己的女儿自己清楚,王皞一眼便看穿了英娘的小心思。

    这个倔强的孩子定然是真的打算去寻死了,只是无意中被这少年郎给救了下来,但叶安身上有什么样的魅力,居然让自己这个女儿甘愿放下身段,自毁名节的和他在一起?

    更可恨的是,英娘都这般牺牲名节,这小子还是拒绝了,从他的态度上王皞就能看出叶安的拒绝之意。

    王皞不会去想叶安愿不愿意,他只是在想为何叶安会拒绝?难道自家的女儿真的配不上他叶安?

    克夫?那不过是个笑话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