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祁少追妻路太难〕〔夜皇陵〕〔魔头夜北〕〔我竟然死了300年〕〔千秋我为凰〕〔天降鬼才〕〔大流寇〕〔我带着冥界,降临〕〔叶无道〕〔叶无道徐灵儿最新〕〔宝贝儿〕〔七爷是个妻管严〕〔叶辰叶萌萌〕〔苏雨涵叶萌萌〕〔第五浩劫〕〔仙尊奶爸〕〔仙尊奶爸叶辰苏雨〕〔农女医妃富甲天下〕〔陛下因何造反〕〔沈浪与苏若雪最新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长歌当宋 第二十三章时势,适时,英雄?
    ,

    一路上玄诚子好似忘了之前所发生的事情,只口不提叶安说的话以及他为何厥脱,至于叶安的急救手段他也没有问。

    反而是边上的老农喋喋不休,老道继续装清高,仙风道骨的完全不搭理他,而叶安却不时的和他聊上一句。

    虽然是闲聊,但玄诚子发现自己的这个徒弟看似随便的聊天却很快把王老头的事情以及王家村的事情打探的清楚。

    王福根本就没有察觉叶安的手段,还在不断的打量着叶安以及玄诚子。

    “朱老神仙,您在太室山修道多少年,来来往往阳城县不知多少次,可从未听您提起过还有一个这般徒弟啊!小老瞧这叶仙人的模样那叫一个俊俏,可却从未见过……”

    老道挥了挥手:“此乃我师门之事,你探听什么?此子乃是贫道机缘之下巧遇,心性具佳,此次应有要事带他下山,步入红尘中历练,也好勘磨他的修道之心!”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老道却也是把前因后果讲个清楚,王福恍然大悟:“原是这般,还真是小老浅薄,在老神仙面前闹了笑话。”

    说完瞧着叶安的一身紫服羡慕的说道:“这下可了不得,小仙人您这是得了仙长的传承,衣钵衣钵,说的就是这东西嘞!小老听人说这是先帝亲自赐下的,宝贝的很!便是…………”

    “咳咳!”老道干咳一声打断王福的话:“你说那些作甚?!这种事情也是能由你之口宣讲出来的?”

    王福一惊,拍了自己的嘴巴一下才笑着说道:“小老犯了忌讳!多谢老神仙提醒!”

    玄诚子气个半死,该说的都说了,自己的提醒还重要吗?边上那小子的眼神已经不对劲,怎么看怎么像是要立刻拜师时的模样。

    不知怎么的,玄诚子在叶安面前总是觉得自己的道行不够深,按说这个少年郎能有多少世故?

    可就是这样一个少年人在面对他的时候处处都要小心,一不留神便会感觉自己被扒光了放在他面前一般。

    所有的隐私之事都能被他探个底掉!

    老农的话确实让叶安发现了老道的秘密,这个玄诚子不简单啊!按照时间推算先帝也就是宋真宗赵恒,这个皇帝前半生算得上是位明君,勤于政事。

    刚刚登基即位的真宗皇帝便把全国上下分全国为十五路,各路转运使轮流进京述职,并且大幅减免五代十国以来的税赋,这可是一个不简单的决定。

    仁宗皇帝为何注意节俭?

    因为这是真宗皇帝留下的习惯,老子没有保持,儿子倒是保持的极好。

    真宗继为的前一段时间相当不错,正赶上了铁器的制作工艺进步,大规模的运用到了农耕之中,土地的耕作面积也大幅度增加,比太宗朝多数近一倍。

    对于农耕民族来说土地的富足比什么都强啊!

    因此社会较为安定,给大宋创造了一个相对长期和平发展的有利时机。

    那时候引入暹罗良种水稻,农作物产量倍增,纺织、染色、造纸、制瓷等手工业、商业蓬勃发展,贸易盛况空前,使北宋进入经济繁荣期,史称“咸平之治”,在叶安的脑袋里早已把这段历史背的滚瓜烂熟。

    没办法谁让自己曾经摊上一个对宋史趋之若鹜的教授?

    只不过之后的事情就颇为让人叹息,若是能把“咸平之治”延续下去,宋朝的历史也许会有改变,而断送这场盛世的罪魁祸首就是因为真宗皇帝的软弱,或是说谨慎。

    澶渊之盟这个令后世人不耻的盟约改变了大宋,也改变了真宗皇帝。

    原本的赵恒也并非是一个懦弱胆怯之辈,一个自小便能在诸王之中自称“元帅”的人长大了能胆怯到什么地方?

    只不过作为皇帝久了,大权在握久了,万万人之上的时间久了,这个曾经斗志昂扬的人也就自然而然的被脑袋上沉重的冠冕给压得胆小了。

    但那时的赵恒依旧上了前线,且不说是不是寇准强拉着皇帝上前线的,作为一国之君若是他不想上前线,谁也不能逼着他去。

    半路上雍王赵元份暴毙,王旦被派遣回京坐镇,临走之前王旦还特意询问了赵恒:“十日不胜,何以处之?”

    赵恒的回答是:“立太子!”

    简单的三个字便能说明他当时抱着什么样的决心,最终大宋因为一场狙击取得了巨大的优势,各路勤王大军也在赶到,契丹人受挫也不敢再战。

    危机虽然化解,但同时也出现了一个反攻的契机,这是大宋和契丹作战多年而从未给拥有的。

    但就在这个紧要关头,契丹人派出了使者求和,也让原本处于紧张状态的赵恒放松下来。

    既然有不打的机会那就最好不打,花钱买平安的思想占据了上峰,于是签订了城下之盟,而赵恒以此沾沾自喜认为自己击退了契丹人,可事实上这是实实在在的“城下之盟”。

    朝臣们虽然没有多少人说这件事,可憋屈总归是憋屈的,这件事被王钦若当作打击寇准的契机,同时也激恼了原本自信满满的赵恒。

    也因为如此赵恒为了挽救自己的颜面,以东封西祀作为“危机公关”的手段,给自己抬面子,也同样葬送了他前半生的努力。

    叶安对赵恒的了解并不比这个时代的人少,也许没有那些当年混迹于朝堂的皇帝近臣清楚,但相比这个时代的大多数人他应该是更为了解的。

    史书上详细记载了一些事情和对话,这些东西都能反映出历史人物的性格,为人,手段和智慧,以此推断出的人不会差太多。

    最少叶安自信他比眼前的王福更加了解真宗皇帝赵恒。

    那是大宋距离击败契丹人最近的一次,可最后却是以胜者赔款,败者大摇大摆的收兵而告终,自澶渊之战后,契丹人便再也没有大规模的南下过。

    赵恒的斗志也是自澶渊之盟后被彻底消磨掉的,那是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御驾亲征,寇准扣下了大量的边关告急文书,然后一次全部呈交给赵恒,把他吓得不轻。

    一场史无前例的对决,一场意外的死亡,一场应该乘胜追击的胜利,都因为真宗皇帝赵恒的犹豫和谨慎完全葬送。

    王福的话让叶安把心中通过史书所了解到的赵恒翻了出来,情不自禁的感叹:“时势造英雄,英雄亦适时!”

    老道自然知道他说的是谁,惊讶的望向叶安。

    这句话形容真宗皇帝再适合不过,但然老道的疑惑的是为什么他能如此准确的评价真宗皇帝?敲他的模样算是有感而发,可那时候的叶安还不知在哪个娘胎里待着哩!

    大抵又是他家的哪个长辈告诉他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