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祁少追妻路太难〕〔夜皇陵〕〔魔头夜北〕〔我竟然死了300年〕〔千秋我为凰〕〔天降鬼才〕〔大流寇〕〔我带着冥界,降临〕〔叶无道〕〔叶无道徐灵儿最新〕〔宝贝儿〕〔七爷是个妻管严〕〔叶辰叶萌萌〕〔苏雨涵叶萌萌〕〔第五浩劫〕〔仙尊奶爸〕〔仙尊奶爸叶辰苏雨〕〔农女医妃富甲天下〕〔陛下因何造反〕〔沈浪与苏若雪最新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长歌当宋 第二十二章急症与急救
    ,

    阳城县可不简单,唐时名曰告成县,乃因女皇武则天于万岁登封元年登嵩山,封中岳至此,取大功告成之意,故名。

    只不过那位女皇定下的名字很快就在她死后被换掉,人亡政息在各个朝代都是不可避免的,之后复改阳城县,从此开始这个县的名字就在不断的更换改变。

    或复改阳城县,或改为阳邑县,至五代又复名阳城县,一直到大宋才定下“阳城县”的名号,此后算是彻底没有改动。

    从太室山下来穿过一片广阔的田野便是阳城县,看似没有多远,可却走了好长一段时间,望山跑死马,下山也是一样,眼看着阳城县县城就在山脚下,可从山上下来依旧走了好远一段路。

    叶安早有准备,常年在边境线上摸爬滚打的人,早已习惯了这种事,一路上没有一句埋怨,也没有任何不舒服,背着个登山包,调整好呼吸,不紧不慢的匀速的走着。

    这是长距离行军的最好办法,全身上下的节奏很重要。

    即便是走到了山下,叶安也没有气喘吁吁,边上的玄诚子瞧见了大为惊奇,便是身体再好的人一路从山上走下来也颇费力气。

    而反观边上的叶安,脸不红气不喘,整个人从容潇洒,还不时观赏四周的景色,真是异于常人。

    “徒儿,莫不是你会些内家的吐纳之法?”

    “什么是吐纳之法?!莫非师傅您便精于此道?”

    叶安眼睛一亮,所谓的内家功夫他是早有耳闻,可后世几乎难以瞧见,便是有人会也是当作家传绝学,根本不会跟你说这些。

    眼下老道这么一说,难道是他知道?

    老道眼神中露出一些失望,一边走一边说道:“为师得先师传承,先师精于小仙翁的《胎息法》,吐故纳新自然不在话下。”

    老道随手从小路边上拽了一根草放在了鼻子之下,叶安瞧见这根草居然在缓缓摆动,摆动并不是像风吹一般,而是如同一双小手在不断的拉扯,速度均匀没有一丝紊乱。

    由此可见老道的呼吸极为均匀切悠长,而在呼吸之间几乎没有停顿。

    “哦,你所谓的呼吸吐纳之法弟子晓得了。”

    叶安看完便走,老道的吐纳之法就是通过长时间的练习,把呼吸的节奏和状态变成自己的一种本能,最大程度的进行有氧呼吸。

    这办法在后世也不是没有,和自己刚刚长距离行军时的那般一样,调整呼吸节奏一般无二。

    只不过自己是在特殊时候才这样呼吸,而老道能做到一行一动,甚至是说话之间也是如此,这一点叶安知道自己做不到。

    这种吐纳之法并不神奇,叶安甚至看过所谓的《抱朴子胎息法》,人对见过的东西自然不会觉得有什么神奇之处。

    但却勾起了玄诚子的好奇心,一般人听到葛洪的大名无不惊叹,但谁曾想到自己的这个徒弟却是一脸的无所谓。

    这种态度很奇怪,不是无知者的无所谓,而是知晓其中的底细似得,在他眼中是微末之学。

    “徒儿要不要听为师传道?这《抱朴子胎息法》可是世间少有的吐纳之法,假以时日可为胎息!此法需每日子后午前取仰卧式,瞑目静心,摒绝杂念…………”

    玄诚子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另一个声音接上:“以鼻缓缓吸之,吸气极满闭目不息,默数数字,自一至百以上。闭气至极,则以口吐气,吸气或吐气皆须极细极微,毫无气息出入之声,以鸿毛置鼻处,命纹丝不动为上!”

    叶安说完便觉得有些不对劲,老道的脚步声怎么没了,回头一看,却见玄诚子呆立原地瑟瑟发抖,伸着胳膊指着叶安颤颤巍巍:“你是如何知晓其中关窍的!!你…………嘎…………”

    说抽就抽,这是什么情况?

    叶安看着直愣愣倒下去的玄诚子赶紧上前扶住,见他牙关紧闭,口唇鼻周发紫,显然是心脏病突发了。

    “诶?你是何人?光天化日莫不是要谋害别人性命?这……这不是朱老神仙吗?”

    “猪老神仙?”

    叶安随着声音望去只见一个老农拉着一头老黄牛出现在小路的边上,刚刚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老道身上,这老农什么时候来的都不知道。

    叶安指了指老道:“他是我师傅,突发急症!”

    “哎呀!这可如何使得,朱仙人可是老神仙,怎么会突发急症?”

    老农说的都是废话,叶安没工夫搭理他,先把老道放平,解开他脖子上的领口,不断的按压心脏,不时倾听他的呼吸,眼下若是老道死了那可就麻烦了。

    若是再没有办法,只能心肺复苏了,医者父母心,叶安也不顾及这些,毕竟救人要紧,就算是寻常人也不能见死不救,何况老道是自己的师傅?

    于是边上的老农就在惊讶之中看到了叶安还不时的按压老道的胸口。

    “这……这……如何使得?!”

    老农惊讶的瞪大眼睛站在边上看着叶安按压他的胸口,也许这就是仙人的救命法子?

    咳咳…………

    幸好老道悠悠转醒,面色也从原本淤紫变成了红润的颜色,叶安自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老道你差点吓死我,有心脏病也不早说,不能大喜大悲,亦不能大惊大惧!”

    “什么心脏病?老道刚刚如何了?”

    边上的老农连忙上前道:“哎呀!朱老仙人,您不知道刚刚您厥脱了!这可是要了命的急症,是您的徒弟给您救了回来!”

    “厥脱?”

    老道再次惊讶的望着叶安,厥脱是个什么样的急症他再清楚不过,几乎是十厥八死,而自己身在野外,既无金针又无砭石,他是怎么把自己救回来的?

    这个疑问不用他问,边上的老农就把刚刚发生的一切绘声绘色的描述出来,救人的时候没觉得有什么,但听到老农的描述,那画面简直美的不敢想象,叶安在边上直打哆嗦…………

    “好徒儿!”

    老道却是不然,一边拍着叶安的肩膀一边赞叹道:“好徒儿!好徒儿,乌鸦反哺,糕羊跪乳!徒儿有此孝心,为师甚感欣慰!”

    边上的老农也是一个劲的夸赞:“可不是?!朱老神仙收了一个好徒弟,只不过仙人弟子是如何治那厥脱急症的?”

    老道瞬间不乐意了,挥了挥手道:“此乃我道家隐秘,岂能与凡夫俗子面前宣之于口?”

    “是是是!朱老神仙说的是,您好些了没有?若是去县城便骑上我这耕牛,小老也要上县一趟。”

    老道非但没有推辞,反而理所应当的点了点头:“如此甚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