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唐时明月宋时关〕〔我是赘婿〕〔明天也喜欢叶非夜〕〔陆惊宴盛羡〕〔重生之战神归来叶〕〔凤落蛮荒〕〔闪婚鲜妻:霍少宠〕〔我家娘子是女帝〕〔顶级帝婿〕〔绝代妖医〕〔傲视无双〕〔盛世嫡女:医品特〕〔双面总裁宠妻如宝〕〔天医归来〕〔一个顶流的诞生〕〔麻衣神婿〕〔秦雨方媛媛〕〔第九特区〕〔林北林天策〕〔秦羽夏晓薇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长歌当宋 第二十一章道士下山
    ,

    山路崎岖漫长,一老一小俩个道士下山而来,老的寒酸,小的却光彩照人,不是叶安和玄诚子二人又是谁?

    在山上的这段时间,叶安在老君观中颇有收获,习俗,称呼,说话,用词,礼仪,规矩,等等。

    玄诚子是个聪明人,他已经把叶安即将面对的大事小情都考虑了进去,直到叶安说话做事与常人无异才决定带叶安下山。

    这次下山也是一次“实践”,当然也是要明明白白的告诉别人,这叶安已经是自己的弟子了,为此他特意让叶安穿上了那件华贵的紫服罗裳。

    玄诚子不时的回头看看叶安,没想到这个年轻人居然能跟得上他在山中的的步伐。

    俗话说的好“上山容易下山难”,若是脚下无跟,扒不住这地面人就容易往前冲去,陡峭之地甚至会摔下去,这便是山路难行之所在。

    而瞧这叶安,双脚踏实,步伐稳健,无论怎么走都是脚掌着地,一步一个脚印稳稳当当,年轻人中能做到这般沉着冷静的人可不多。

    这么多年来不少的人上山拜师,玄诚子见识过许多叶安这个年岁的年轻人,脚下飘忽不定,穿着绸缎的衣服看似潇洒出尘,可却一眼让人看到了“脚跟”。

    心性不佳的人玄诚子是不会收的。

    叶安出现在玄诚子面前的时候,玄诚子便能看出他突遭大变,显然是离开了他原本所在的地方,而那个地方他又不能说出来。

    而这个时候还能冷静应对的拜自己为师,在这世上寻一个出身,可见此子心性不凡,此乃少年人之少有心境!

    修道即是修心,道门不二法门便是如此。

    尤其是他一路上做事稳妥,说话滴水不漏,这超乎他年龄的老成更让老道不断猜测。

    叶安到底是什么人,来自什么地方,为何不能对别人说,还有他那句泼天的干系让玄诚子不断的往大了猜想。

    往大了猜………

    玄诚子看了看天空,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的就是叶安手中的那个小匣子,怎样的伟力能在白天把“星光明月”都装进去,还有那几缕祥云。

    莫不是这看似说话不着边际的小子真是从天上下来的,天上下来的不是“人”,也不是“东西”而是仙人啊!

    这个想如同在玄诚子心中扎了根,仿佛有无数的“根须”在不断的撩拨他,让他往那地方去想,又不敢往那去想。

    老道的纠结叶安都看在眼中,看来自己是真的把他吓着了,不过这样也好,自从吓了他之后便不再打听自己的身世。

    反正自己的身体中流淌着华夏汉室的血液,纯种的华人汉种,按照家里的宗族谱来算自己应该也是老河南人,这一点无需怀疑。

    “徒儿,为师瞧你的步伐稳健,脚下似有盘根之力,可是曾练过武艺?”

    叶安瞅了老神在在的玄诚子一眼:“算不得练过武艺,稍稍会一点防身的拳脚之术而已,走的比别人快些,跑的比别人持久些,如是而已。”

    老道点了点头:“人倒是挺稳当的,说话扎实不冒尖,为师果然没有看错。”

    叶安耸了耸肩没有说话,这话怎么听都像是在夸自己…………

    但他越是这样的态度,越让老道心中满意,踏实,稳重,这样的徒弟可不好找,更为重要的是自己收徒这件事已经有些身不由己,想想那些来自朝堂之中的压力,玄诚子只觉得一阵烦躁。

    道家收徒自有讲究,需考察一段时间之后,看其心性如何,是否品行端正,能在自己面前瞒得住一时,却瞒不住一世,早晚便能看出端疑。

    这么多年来前来的拜师的年轻人无论是自己来的还是长辈带着来的,都没有几个能入得了他的法眼,可最后还是机缘巧合之下收了这小子。

    这就是缘分啊!不信也不行!或许这就是三清祖师给自己大机缘嘞…………

    下山只要掌握好节奏速度很快,叶安并不知道节奏,只是有些技巧和力气罢了,他明显感觉老道下山的速度比他快得多。

    跟在老道后面,叶安走着走着便也找到了门道,脚要往深的地方踩,一来踏实,二来稳健,走的多也也就自然而然的找到诀窍。

    前面的老道虽然背后没长眼,但就冲着叶安的喘息声越来越小,他便知道这小子找到了法门。

    玄诚子不由得心中暗喜,这世上稳重的人不缺,老实本分的人也不缺,品行端正的也不缺,出身清白的更是一抓一大把,甚至还有不少正人君子,或是聪明人。

    但能把这些全部占据的人可找不到,天下间这样的人不是没有,但却遇不到,遇到了也不一定对得上自己的脾气。

    叶安这小子对得上自己的脾气,这么多年来敢对自己动手的还真没有,便是…………便是顶顶了不起的人也要客客气气的唤自己一句仙长。

    唯有这小子,一口一个老道的叫着,反倒是让自己听着得劲,自己可不就是一个上了岁数的老道士吗?

    这人也踏实,脑子也灵活,做事稳妥颇有古风,品行好不好玄诚子心中有数,这小子是个有功夫在身的,但初遇之时自己对着他一顿“毒打”这小子偏偏没有还手。

    由此可见此子心性极佳,算是过了自己的考察,“尊老者必有德”,这话可不是随便说说的,只要有尊老之心,这人必尊孝道,有了孝道,便是有了善。

    玄诚子的心态在不断改变,从一开始他吃惊于叶安的出身,并因为他神秘的来历而收他为徒,慢慢琢磨他身上的秘密,而现在他是觉得自己万幸,有如此机缘收到如此资质上佳不可多得的传人。

    玄诚子怎么看都觉得叶安合适,不合适做徒弟,但适合做传人,若是做个十几年的徒弟……怕是能活生生的把自己个气死……

    “师傅,前面便是阳城县了吗?”

    玄诚子抬眼望去笑着点了点头道:“便是了,眼下时辰不早,你我快步下山,找个地方投宿,过几日再去王大官人的庄子上,免得王大官人埋怨!”

    想了想又再次对叶安交代道:“此人身份不同,非一般的乡绅财主,否则道爷可不给他这个面子。”

    叶安点了点头,眼下他和老道两人正在一个小山坡上,一条小路直通上下,应该是靠近人多的地方了,原本的小径也变成了小路。

    四周的树木也被砍伐不少,显然是有樵夫经常山上砍伐。

    从半山腰上向下看,正好能俯视不远处的阳城县县城,虽不是依山而建,却也是相去不远。

    小小的县城如同梦幻般的小城镇出现在叶安的面前,城墙,房舍,炊烟,青黑的瓦,还能在隐隐约约之中他看到竖起的酒旗,这与他之前想象的模样差不多。

    看着就在眼前,实则还有好远一段距离,但山脚下的县城已经能瞧见了,县城外的村落,广袤的田野,以及辛劳的农人,俱在眼前。

    老实的耕牛不断的摇晃着尾巴吃着地上的青草,几个小牧童在边上笑闹,不时惹得家中大人喝骂,清脆的回答声不断传来,但孩子的笑闹也并没有停下。

    这一切都让叶安觉得非常舒服,田园如画,生活便是如此的,站在山坡上观望了一会叶安这才深吸一口气的向山下走去。

    眼前这景象不知是自己在做梦,还是梦融入了现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