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尊屠天〕〔至尊女婿〕〔阮苏薄行止〕〔一号战尊〕〔影帝的气运小甜妻〕〔穿越八年才出道〕〔一人得道〕〔末世之冲破黑暗〕〔武仙传承系统〕〔江唯林南烟〕〔重生1990〕〔红楼大贵族〕〔超越狂暴升级〕〔江唯林南烟〕〔夏浅墨夏侯楚煜〕〔老婆是花瓶,得宠〕〔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名校养成系统〕〔祝小婉〕〔傲世天下江唯林南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长歌当宋 第一章惊鹿
    ,

    “任何一个朝代都不能小觑,也不要用有色眼镜去看待,若是你心中已经认定了结果,那所有的资料,数据都会变成你结论的证据,而非发现真相的途径。同学们你们从来都不是法官,无法为历史下定论…………”

    叶安坐在教室之中看着教授的激情澎湃一时发蒙………………自己离开校园多少年了?

    轰隆…………

    剧烈的爆炸声响起,原本的大课桌,讲台上教授,黑板全部消失,转瞬之间变成了一片雨林,虫鸣兽吼之中传来呼喝。

    “国境线就是军靴踏足之地,刺刀所抵之处,军人不得后退!”

    叶安茫然中看到熟悉的脸庞绝望的倒在了地上…………班长牺牲多少年了?

    “退伍不退色,转业不转志!”

    巨大的操场之上是鲜红的横幅和一群红着眼眶,默默流泪的大老爷们。

    画面一转,一个美丽的或是说英姿飒爽的身影出现。

    “同志,请靠边熄火出示您的行驶证,驾驶证!喲!这是拓展业务了?还搞蔬菜批发?”

    “你比别人傻,交警交班的时间都不摸清楚就出来摆摊?……贯穿伤?你………”

    咔嚓,画面再次碎裂,如同破碎的镜子,各种声音交杂在一起,嗡嗡的让人听不清。

    曾听老兵说,人死之前会把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事情如同跑马灯般回忆一遍。

    叶安嗤之以鼻,屁嘞!人都他娘的要死了,本能反应是求生!怎么可能有空暇看“跑马灯?

    现在他真他娘的信了!

    叶安就像个“第三者”,默然而无助的看着他生命中最熟悉的场景一闪而过。

    他甚至能看到那双在“警务通”上飞快滑动的白皙柔荑,盈盈一握,刚刚好…………当然看这手的代价便是二百大洋没了,人货混装。

    画面定格在了最后,一张让人窒息的精致面孔让叶安有些失神,弯眉如柳,美目如水,口若含丹,只不过这小口却咬在自己的大腿上,疼啊!稍稍往右一寸便是“要害”。

    在咬向自己之前那句话是什么来着?

    “臭流氓!”

    这句话突然就从脑袋里跳出来,让叶安无奈苦笑,明明是救人的本能反映好不好?!

    “啊!”女性高分贝的惊声尖如同一只大手把叶安拉了回来,

    暂停的画面突然动了起来,刺耳的刹车声好似把耳膜撕裂,天翻地覆,面包车被撞飞的一刹,叶安在惊鸿一瞥之间好似看到了天上明亮的月光。

    整个人被拉扯,撕裂,仿佛无限膨胀有如同无限缩小,叶安觉得自己忽然大如苍宇巨兽,忽小若浮尘芥子,在这两者之间无限转换,或是说昏迷?

    四周漆黑一片,或者说是虚无,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不存在,手不存在了,脚消失了,没有天地,没有物质,只有无尽的黑暗,而自己则是虚空中漂浮的一粒杂尘。

    银耀色的光点出现,叶安本能的向那移动,光点越来越近,周遭一切也也来越清晰,与其说是他在移动,不如说是车在移动………………

    中岳嵩山,山高奇骏,风景瑰丽,流云浮于顶,清风吹山岚,风起云涌之间变幻莫测,人间仙境,世间大美不过如是。

    夏日里的嵩山并不炎热,反倒是凉爽宜人,山上植被遍布,山花烂漫向世间展现它最美好的一面,树林幽深一条碎石小道蜿蜒而下。

    空谷回响,似有歌声渺渺而至,由远及近愈发清晰。

    “国富民安后,修成体属乾。凝神归妙道,抱一守丹田。去住浑无碍,升腾任自然。九年功满日,独步大罗仙。妙哉!妙哉!”

    破衣老道自山上的碎石小径拾级而下,虽上了年纪却也是童颜鹤发,乱草一般的头发以玉簪束之,背后背着一柄宝剑以木匣藏之。

    红色的剑穗已经变得发黑发暗,身上的道袍自然是“配套”的灰不溜秋,宽大的下摆已经被拖成了碎布条,破破烂烂的同是看不清颜色。

    老道上了岁数,但步履稳固,虽不是健步如飞,却也在行走之间势如流云,看似不快实则惊人,寻常人怕是加快脚步小跑着才能撵上他。

    “今岁桂月十五乃黄道吉日,建满平收黑,除危定执黄,成开皆可用,破闭不可当!所有岁凶皆被排除在外,如此待老道下山一趟,了却王大官人家的那段因果!也免得深陷泥沼之中将出不得!”

    话虽如此,但老道的表情怎么看怎么猥琐,好似捡了荷包一般,一双神采奕奕的眼睛瞬间化身“孔方”。

    得意之时忍不住又哼哼:“逍遥一道士,山中修炼得,凡尘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名山,道士,一副和谐景象,得道高人的总是有些放浪不羁的,但越是如此反而越受世人的青睐。

    山径的边上,各种虫叫鸟鸣,生机盎然,老道士颇有仙风道骨,脚下飘飘,随小径而下,潇洒出尘。

    就在他步步生风之时忽然觉周遭不对劲,树林里的虫鸣鸟叫和一切嘈杂消失的一干二净,而原本碧蓝如洗的天空也变得昏暗。

    乌云压顶,紫电催发,大有天之将倾,乾之破洞的景象。

    老道不禁喃喃自语道:“天公不美,道爷刚刚出府便遇到此等景象,莫不是上天有警?这笔钱不能赚来花销?”

    紧皱眉头掐指一算,结果却是出乎意料,从卦象上来说今日是大吉大利,主财运恒通之势,万事大吉之时啊!

    隐隐的雷声由远及近而来,越来越响,越来越近,一阵呼啸仿佛是钻过这树林冲了过来。

    老道士随着声音望去,紫光乍现,好似庞然大物从树林中飞出,还没来得及看仔细,却是一大团漆黑的黑影砸下,顿时吓得三魂出窍,七魄升天。

    怪叫一声“贼直娘”纵身飞扑,原本一把年纪的他并不迟缓,行动起来灵敏快捷如同脱兔。

    脚下连连点跳,步步禅机,一个漂亮的鹞子翻身便摔出两丈之外…………“狗啃泥”的趴在地上。

    尘埃落定,回首观瞧老道顿时尿意上涌,刚刚自己站的地方就在那团黑影之下,稍稍一慢便被砸成肉泥。

    手捏法印,盯着黑色的怪物老道喃喃自语道:“无量寿福!三清祖师这是知晓了弟子的贪念,特降此劫?!”

    …………………………

    叶安微微有些头晕的醒来,怀中的女警已经不见,但车窗却完好无损,甚至连裂纹都没有,驾驶室里的东西也都是正常,不过车却侧翻过来,车上的东西洒得到处都是。

    迅速的检查身体,没有明显外伤,憋气许久之后,没觉得腹内有内伤迹象应该问题不大,怕是在撞击的震荡之后昏迷了一下。

    这说明他确确实实被撞翻了,只不过刚刚的瞬间太过诡异。

    闻着怀中残留的一点香气,叶安有些不满的嘟囔:“还人民警察呢!出了交通事故连受害者也不照顾一下就溜了?真是…………什么情况??!!”

    震惊的扭动着身体,侧翻的车厢让叶安蜷缩在一起却没有阻碍他的视线,前挡风玻璃外不是熟悉的街道和房屋,而是茂密的树林!

    诡异的是自己被撞的时候明明是晚上,但现在却是白天。

    西索索……西索索……嗖…………

    惊鸿一瞥之间却瞧见一只梅花鹿从树林中窜了过去,速度快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从封神开始的诸天〕〔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地摊卖大力〕〔我是半妖〕〔迪迦奥特曼之黑暗〕〔一万年新手保护期〕〔最强躺赢〕〔它贴着一张便利贴〕〔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赛博人不死于无限〕〔从红月开始〕〔戏精的诞生〕〔黑龙法典〕〔没钱上大学的我只〕〔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