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锦瑀〕〔我的青春一百分〕〔青云端〕〔大数据修仙〕〔啵啵小毛球〕〔重生现代之最强女〕〔娘娘她总是不上进〕〔黑莲花她不想洗白〕〔镇鼎〕〔校园重生之王牌少〕〔农女不等闲〕〔重生后我成了权臣〕〔我在地球学魔法〕〔她是一只鱼〕〔全网都站我跟影帝〕〔高调王〕〔真武狂龙〕〔剑魔逆神〕〔荒野神宠进化系统〕〔我不是帝二代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羽翼落地 第二百六十三章 初见
    看到椿又走近了一点,龙赐赶紧低下头,不敢再去看椿的容貌,此时他的心里已经泛起惊涛骇浪,差一点就要把自己淹没。他想,如果他继续再看下去的话,自己可能都要被心里的自卑与喜欢折磨地死在这里了。

    这并不是夸张,而是真的要死了。

    而他死亡的原因就是亵渎天神之姿,内心被自责与向往双重折磨,身体支撑不住疲劳致死。

    这种情况下,唯一能够逃生的方法就是不再去直视天神的容貌,自贬为您极致容貌下卑贱的仆从,恭敬地远离到再也看不到七阶天使椿的范围之外。

    龙赐由于是有任务在身,本来就是跟着师傅一起来椿这里拜访她的,所以怎么能为了保命就跑了呢?这对于他来,对于任何一个男人来,都是一种耻辱。加上他本来也是一名年轻的天使,所以身体的抗拒能力还是要比普通人要强的,所以他只要安安稳稳地跟在师傅的屁股后面,不要抬头直视七阶天使椿的容貌就好了。

    不过龙赐的奇怪举动,在七阶天使·园丁椿这里,就显得是那么的奇怪。乞骸后面跟着的那名年轻人畏畏缩缩不敢看自己,好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在正义面前无法直视光明,只能胆地影藏在黑暗中。其实她不知道的是,这只是一名纯情的男生第一次看到女神时候的正常现象而已。

    七阶天使活了数十万年,但是,她却一直有任务在身,在这个地方永久地奉献着自己的一切,每天忙忙碌碌,也每天安闲自在。由于一个人生活习惯了,几乎从来没有和别人话过、交流过,所以她,确确实实是一个活了很长时间,却没有任何社会阅历的单纯女孩。

    椿的朋友不多,乞骸算是一个,因为椿身体特质原因,她是一位拥有长生的人,所以能够和她作为朋友的,也必须得是一位可以长生的人才行,那些泛泛与她见过一面之缘的其他人,也就在历史的长河中淹没了,在时间面前倒下,能够和她保持朋友关系的,基本上现在在这片大陆上就剩下了龙族的龍乞骸一个人了。

    龍乞骸上前问好,对于椿来,龍乞骸没有任何的非分之想,仅仅是把她当为最好的好朋友,所以内心不起波澜,能够正常和椿面对面话,而不像旁边的龙赐,此时的内心里面正在遭受着一波又一波的折磨,痛苦不堪。

    椿的脸上露出疑惑,她纤细的手指微微向前,看着龍乞骸,手指指着后面的龙赐,询问龍乞骸:

    “他……是得了什么病吗?”

    师傅龍乞骸这才回头看看徒弟龙赐,这是一会的时间,他不知道跟在他后面的龙赐竟然已经成了这个样子,他也不知道原因,虽然龙赐是低着头的,但是可以从侧面看出来他头上直冒的汗珠,得知他的身体状况并不是太好,龍乞骸赶紧往前走走,走到龙赐边上,双手扶住龙赐的头的两侧,把他的头扶起来,好看清他的脸色,到底是怎么回事。

    龍乞骸在扶住龙赐的同时,通过手指的源力,已经深入到了龙赐的身体里面,他们龙族人事世代相传的医者,每一个人都是医生,他们在无时无刻,都在对他们认为是病人的人进行诊断,此时,龍乞骸正在一边扶起龙赐的头,一边在对他的身体进行检查。

    刚扶起了一点点,龙赐的头还没有完全抬起来,龍乞骸的对徒弟龙赐的检查已经完毕,他的源力深入龙赐的心脏,此时龙赐的心怦怦跳,在龙赐的心里感受到了他此时的心情,这种复杂的情绪交织龍乞骸几乎从来没有见过,害羞、自卑、向往、退却、害怕、憧憬……虽然可以算得上是疑难杂症,但是龍乞骸可以肯定的事,他啥事都没有。

    龍乞骸自然不知道龙赐的这种情况是怎么回事,因为他没有遇到过爱情。

    这是这名年轻的骑士在长这么大第一次遇到心动女孩时的心理情况。

    ァ新ヤ~8~1~中文w 首发、域名、请记住

    于是,龍乞骸也就不再接着往上扶龙赐的头了,而是松开了手,重新让他低了下去。然后,龍乞骸转过头,对着椿:“没事,不用担心的。”

    过了会,龍乞骸好像想起什么,还没有向椿介绍这名第一次来这里的新人呢,然后对着椿:“他是我徒弟,名叫龙赐。”

    椿的眼里满是热情,她好久没有见到过其他人了,在她的领地里面,也极少来过人,所以不怎么会招待人,甚至连打招呼也不是很熟练,龍乞骸一介绍完,她倒是有点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向这名少年示好,她也是过了好久,才想起来,然后笑了笑,对着后面的龙赐友好地:

    “你好。”

    然后,朝着龙赐伸出了手。

    龙赐低着头,并没有看见椿已经伸出手来,要与他握手,他只是听到了这声如天籁之音的招呼,于是,他也在听到声音后声地回应了一句:“你好。”

    从外人看山去,龙赐的样子诡异极了,明明是对着对面的人话,可是他的脸对着的方向,居然是地面,而且,还很没有礼貌地没有通女生伸出的手握手。

    龍乞骸看到了这尴尬的一面,赶紧打断:“好了,椿,今天有事过来求你。”

    “啊?”椿疑惑地看向龍乞骸,对龙赐伸出的手,也就自然地回收了回来,这么多年了,乞骸这个人还从来没哟求过人呢,看来确实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了。

    椿回应的同时,龍乞骸也对后面的龙赐:“龙赐,你先去周围看看,我同椿聊聊。”

    龙赐赶紧回答一声:“是。”然后后退走开,离开这里。

    师傅的命令就是在救自己,龙赐心里真的是挺感激师傅的。因为他知道自己此时的情况,又无法直视面前的这名女子,场面一度很尴尬,加上此时心里也正在遭受着来自自己的折磨,他只想赶紧离开这里,但是由于他和师傅两个人是有事来求椿的,所以也不能随便走开,留在原地只会徒给自己增加负担,也给师傅制造困难。

    当他一走远的时候,这心里的负担,也立马就消失了。

    此时他的大脑里面,只留下那句七阶天使·园丁椿的问好“你好”,美妙地在大脑里久久回荡。每次一想到这里,他的心里就像吃了棉花糖一样甜甜的。

    春光明媚,岁月静好。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羽翼落地》,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