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黑铁战纪〕〔无敌之最强神级选〕〔暴风领主〕〔仓鼠求生手札〕〔武道虚空〕〔论四角关系怎么回〕〔捕天图录〕〔我气哭了百万修炼〕〔玉灵圣尊〕〔武道剑主〕〔万世最强帝〕〔无域神界〕〔洛神诀〕〔我真是实习医生〕〔无敌从氪金开始〕〔你们练武我种田〕〔最后的魔族〕〔圣光法师的投掷砖〕〔无敌从长生开始〕〔这个光头很危险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从太古到未来 第四百七十五章 及时赶到
    “跑的了吗。”

    肖英冷笑一声,环视四周,细长且明亮的眼睛中有着一丝寒光。

    唐重渐佯装镇定,平复下自己的心神,问道:“你怎么还能找到这边来?你是怎么知道的?”

    面对唐重渐的连珠炮问,肖英淡然一笑,他也知道唐重渐这是在故意拖延时间,想要为他的队友争取更多时间,但肖英根本不放在心上。

    从他识破唐重渐的把戏开始,这场游戏的身份就已经互换了,他现在才是掌控者,负责接管这场游戏。

    肖英瞥了唐重渐一眼,淡淡道:“这坐标挺有意思的,南辕北辙,即可以找出暗中窥视的人,还可以稳稳拿下雷鸟蛋,很不错的想法。”

    唐重渐心头一凛,如至冰窖。

    如果他刚才还存有一丝侥幸心理,认为这名年轻人只是运气好碰上了他们,他们还有机会可以逃脱的话,那么现在这丝侥幸心理也被彻底磨灭。

    这年轻人明显就是有备而来,而且还是识破了他的计谋。

    唐重渐脸色惨然,嘴角浮现出一丝若有若无的角度。

    可笑他以为自己的计谋天衣无缝,不仅可以将暗中窥视他们的人,全都引开,还可以确定他们的身份,让他们失去暗处的伪装。

    可没想到,在这年轻人面前,他的计谋就如同一张薄纸般苍白无力。

    唐重渐深吸了一口气,正视道:“你是什么人?”

    肖英摇了摇头,似乎对唐重渐这般反应有些不满,笑道:“现在才问?不觉得迟了吗?”

    话音刚落,在他们身后不远处,又传来一声声尖叫。

    “啊……”

    糟了!他们早就埋伏好了!

    唐重渐的心忍不住咯噔一沉,感觉事情越发不受控制起来。

    “呵……”

    肖英对唐重渐的心思可谓一清二楚。

    从他明白这场游戏的真相后,他就没有给对方留下一丝还手的余地。

    肖英慢腾腾的踱步走向唐重渐,步伐轻盈且悠然,可在唐重渐看来,眼前这年轻人每走进一步,都像是叩击在他的心弦之上,给了他一种极大的压力感。

    肖英开口,冷冷道:“告诉我培养舱的密码,我可以给你一个体面的死法。”

    不用别人多,肖英也知道这星科局储藏重要宝贝的器具,肯定有独特的密码,而且很有可能是一次性的,一旦输入错误,不定还会触发毁灭装置,里头的东西都会自毁。

    之前的那一幕,肖英看得真真切切,是唐重渐将最后一颗雷鸟蛋放好,并且关上了舱门,好像还设定了什么。

    这也是肖英为什么没有去追击其他人独自留下来的原因了。

    有他手下的人去追就足够了,最重要的是唐重渐这条大鱼不能漏网,不然的话,即使抢夺到装有雷鸟蛋的培养舱也是只能干瞪眼。

    唐重渐眼神飘忽不定,环视四周,大脑飞速运转,一个又一个逃脱方案不断生成又被否定掉。

    他是星科局的在职队员,战斗擒拿并非他的强项,若是星战局那群血气方刚的人,不定凭着一股不服输的劲吼一嗓子就冲上去了,但他没有。

    唐重渐明白,若是他敢出手,第一个倒下的绝对是他。不过他也明白,对方没有急于出手也是有所顾忌,毕竟培养舱的密码是他设定的,也只有他知道。

    只不过身后传来的尖叫声,还有一阵阵骚动,让唐重渐的心更加慌乱,更加难以平静下来。

    没办法了,只能拖时间了!

    唐重渐心里暗暗想道。

    “如果我告诉你培养舱的密码,我觉得我可以有第二种选择。”

    唐重渐惨然地笑了笑,那神情让人于心不忍。

    肖英神色漠然,不为所动,眸子里的寒光更盛,冰冷道:“你只有这一个选择,再拖下去,你就会尝到生不如死的滋味,或许到时候你自己就会将密码吐露出来。”

    唐重渐一步一步心地踩着步伐,不断后退,还想什么再争取一点时间。

    突然,身后的树林中又传来一声凄厉的哀嚎。

    而且这次他敢肯定,这声音的主人绝不是他的队友,对于自家队友的声音,他是在熟悉不过了。

    什么情况?

    唐重渐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

    肖英眉头皱了起来,开始生出一种警觉,他的直觉告诉他,有一股强大的气息迅速靠近,隐隐间甚至给他一种心悸的感觉。

    “轰……”

    雷桐林间爆发出一声巨响,犹如彗星撞地球一般,掀起的巨大气浪犹如汹涌波涛一般向四周肆虐扩散,百草倒伏。

    “啊……”

    伴随着一声声尖叫,几名黑衣人从漫天尘沙中飞出,身子犹如破碎的沙袋,重重地撞在了高大的树干之上,大口咳血,生死不知。

    肖英眉头皱起,纤薄的嘴角越发扬起一丝邪魅的弧度,没人看得出他此时是生气还是兴奋。

    扬起的沙尘雷影中,飘来这么一句话。

    “又碰上个想捡漏的,怎么这么多耍心眼的人呢。”

    唐重渐听到这句话后喜不自禁,甚至有种想哭的感觉,因为他知道他安全了。

    那从沙尘中走出来的人影渐渐清晰起来,是一个身姿挺拔,模样清秀俊逸的少年,正是方扬。

    肖英面色不禁有些凝重,作为一名感知力极强的武者,正是因为他细致入微的察觉,才识破了唐重渐的计谋,不过现在,他感受到的是一种强烈的危机感。

    他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这种感觉了。

    “方队长,你可算来了。”

    劫后余生的唐重渐总算松了一口气,不觉间,后背的衣裳已经完全被冷汗浸透了。

    方扬耸了耸肩,示意道:“可惜把你的好戏搞砸了。”

    “不可惜不可惜。”

    唐重渐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遇到这种危险的情况下,他巴不得方扬得搞砸几次,反正又不用他收场。

    方扬笑了笑,扬了扬手,示意唐重渐先走,顺便嘱咐了一句,“保护好培养舱。”

    唐重渐重重地点了点头,没有多什么,果断撤退了。

    他知道自己留下来只是个累赘,不仅帮不到方扬,还会成为方扬的掣肘。

    “哼!”

    肖英冷哼一声,眼神变得寒冽冷厉,杀机腾腾。

    这少年居然如此不把他当一回事,简直视他如无物!!

    蓦地,肖英身形暴点,直扑唐重渐而去,在空中掠过一道残影,模糊到肉眼几乎捕捉不住。

    方扬眼神微眯,双眸间有淡淡的符文显现,眼前这年轻人的身影,在他看来犹如蜗牛一般慢吞吞。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苦茗酒馆〕〔疫不容辞〕〔勤奋努力的我不算〕〔娱乐之华娱第一巨〕〔魔临〕〔系统别怕我来了〕〔大明之雄霸海外〕〔重生之我要上头条〕〔我的1982〕〔颤抖吧,渣爹〕〔家有悍妻怎么破〕〔这个星君有点傻〕〔小城女律师〕〔我为国家修文物〕〔快穿之不当炮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