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七十年代之农〕〔鲲鹏大陆之盛世逍〕〔第一序列〕〔舌尖上的霍格沃茨〕〔霸刀杀天〕〔剑公子〕〔尘梦问逍遥〕〔大秦战魂〕〔九域圣王〕〔异界魔头在都市〕〔你如烈火烧灼〕〔一夜蜜爱:神秘老〕〔半岛酒馆〕〔狗血那么近〕〔校花的近身王者〕〔上门狂婿〕〔龙神至尊〕〔灰塔的黎明〕〔HP之达力的逆袭〕〔火烛明月楼秦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从太古到未来 第四百五十二章 释月
    赵樱宁直接就愣住了,一直瞪着方扬,可方扬神色平静,一点都不像开玩笑的样子。

    “你的是真的?”

    赵樱宁不敢相信道。

    要知道,圣兽宝肉可是有价无市的珍宝,寻常拍卖行根本就不可能有,也就黑金角斗场那种星际巨头势力才会有,但那也是奇贵无比。

    圣兽宝肉的最大作用不是用来炼化吸收的,因为其中蕴含的神能太过原始暴烈,也就方扬这种拥有强大气血的人太可能镇压得住。

    它的最大作用是用来五段四重淬体,用来洗礼肉身,去芜存菁。

    所以,每一份圣兽宝肉都是极其珍贵的,毕竟不是每一头圣兽都像吴那般庞大,拥有纵横数万里的身躯。

    赵樱宁见识过圣兽宝肉,那是在她的哥哥赵撄刑洗礼肉身的时候,但那也只是簸箕般大的一份,顶多上百斤,可就是这么大的一份,已经让赵撄刑的肉身更上一层楼,实力更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现在方扬要用一吨圣兽宝肉来换取这一把断戟,赵樱宁有些怀疑方扬脑子是不是坏了。

    “君无戏言。”

    方扬神色淡然,眼神坚定地道。

    旋即,赵樱宁回头看向了赵福守,想看一看福伯是什么反应,赵樱宁觉得她已经有些懵了。

    赵福守微不可察地点零头,此时他的心里狂吼连连,恨不得赵樱宁马上答应下来,

    因为这把断戟已经断裂成这模样了,也就这材质值得回炉重造,不过这材质品级再高,也不可能是仙金。

    这样相比较,定然是圣兽宝肉更为珍贵,而且还是一吨圣兽宝肉,两者的价值不言而喻。

    有了这一吨圣兽宝肉,赵福守相信藏日宗未来会多出十数个肉身顶级的武者,甚至是凡体极境。

    赵撄刑之所以消耗了上百斤,那是因为赵撄刑本身气血就雄浑磅礴,没有足够的血肉宝药,根本无法洗礼他的肉身。

    可藏日宗其他人不一样,他们不需要这么多的血肉宝药,只要数十斤便可以完全发挥出其中的神性药效。

    赵福守越想越是激动,顿时有些坐不住了,生怕方扬会中途反悔。

    赵樱宁还摸了摸下巴,一副考虑再三的样子,最后还是答应了下来,“好吧,看你后面还要出力的份上,就便宜你这次了。”

    赵福守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自家大姐还真是敢,也不知道谁占了便宜。

    方扬轻笑一声,没有多什么,这样最好不过了,他也不需要过多解释,赵樱宁认为他们赚到了,方扬更是不亏。

    方扬信手一挥,四周空间开始泛起淡淡星光。

    赵樱宁顿时被方扬这一手给吸引住了,不知道是什么把式。

    方扬打开虚空星源镯后,从中取出了一座山般的血肉宝药。

    圣兽吴的血肉方扬收割了好多,在虚空星源镯的空间里堆积如山,摆放成一座又一座。

    一眨眼的功夫,赵樱宁赵福守两人眼前顿时就出现了一座山般的血肉宝药。

    蛮横狂野的血煞之气肆意弥漫,莹莹灿灿的神性能量充盈遍布,让人咋舌不已。

    “这……这是吴的气息。”

    赵福守大为动容,这可是血脉最为纯净的一类圣兽,无比强大。

    赵樱宁的眼力更是泛起了精光。

    要激动,方扬比这两人还更激动!圣尊强者的留下痕迹,到底是什么?

    只不过方扬掩饰的很好,显示得很是平静,到现在赵樱宁等人都没有发现方扬眼神中的狂喜振奋之色。

    方扬接过断戟,握在手中,不断摩挲,感受着其中传来的数万年的苍凉与落寞。

    “果然没错,圣尊的手笔!”

    随即不久,方扬脑海中边传来了曜激动的声音。

    顿了顿,曜揶揄道:“子,你是真的走狗屎运,这种至宝都能落在你手里。”

    “真的吗?……可我为什么看不出来?”

    方扬又是兴奋,又是好奇。

    兴奋是确定了这把断戟确实有圣尊的手笔存在,好奇是他一点都感受不到,就感觉这把断戟很是普通。

    “痕迹泯灭太久了,要不是瓦罐中残存的圣尊气息被我捕捉到了,我也发现不了。”

    曜不由得感慨道。

    着,又指点道:“手握在戟刃的下三寸。”

    方扬不复多疑,马上照着曜得去做,用手指紧紧握在断戟戟刃的下三寸部位,慢慢摩挲而过,果然感觉到了一丝异样。

    那是一种凹凸不平的感觉,像是一种刻印,对,就是刻印!

    方扬心里头暗暗想道。

    曜见状又道:“已经磨损太久了,覆盖了太多残渣,需要用神通瞳术才能看清。”

    话完,方扬便马上施展见月瞳,往戟刃中扫视而去。

    片刻后,只见戟刃下三寸,有一团团扭曲模糊的图案,一串神秘符文,交织成一道铭图阵粒

    “还有字!”

    方扬心头一惊,在这铭图阵列中,他赫然发现了两个遒劲苍远的古字。

    方扬仔细观察了好一会,下意识地念了出来,“释月。”

    “这释月是什么意思?”

    方扬忍不住问道。

    “应该是这铭图的名字。”

    沉吟片刻,曜这才道。

    “你可不要看了这断戟上的铭图,这可是出自圣尊的手笔,我想这圣尊应该是一个锻造高手,这铭图的烙印排布,让我都佩服不已,造诣远在我之上。”

    方扬心里头惊骇莫名,曜虽然有些不着调,但却从来没有服过谁,至少方扬没听过曜对一个人评价这么高,看来这断戟上的铭图绝对不凡。

    对于兵刃上的铭图,方扬了解的不多,忍不住问道:“这铭图有什么用?”

    “铭图相当于一种符文烙印,存有镌刻者的气息,若是烙印在遗迹传承的门户上,那就是一种强大的禁制,而烙印在兵刃之上,那就有威浩荡的神能,尤其是戟这么一种霸道无双的兵刃,威能更是了不得……”

    曜唏嘘不已道,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还能见到铭图之兵。

    “这么,这把断戟可以劈出浩荡的威?”

    方扬心潮澎湃道。

    曜不置可否道:“铭图烙印恢复自然可以,不过需要费一番功夫,关于铭图的一些典籍,我得想一会才能记起来。”

    沉吟片刻,曜提醒道:“先收起来,等我想想怎么修复这断戟上的铭图。”

    方扬心领神会,心将断戟收好,又问道:“这断戟的戟身再造呢?”

    “这简单,只要有品质合适的材料,我可以锻造出新的戟身。”

    <></a>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苦茗酒馆〕〔疫不容辞〕〔勤奋努力的我不算〕〔娱乐之华娱第一巨〕〔魔临〕〔系统别怕我来了〕〔大明之雄霸海外〕〔重生之我要上头条〕〔我的1982〕〔颤抖吧,渣爹〕〔家有悍妻怎么破〕〔这个星君有点傻〕〔小城女律师〕〔我为国家修文物〕〔快穿之不当炮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