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神制卡师〕〔末世最强回收系统〕〔再立三界〕〔君王诀〕〔我爆了亿万BOSS〕〔萌宝来袭:总裁爹〕〔逆天狂妃:邪帝,〕〔农家傻女〕〔无敌从时空吞噬开〕〔召唤之无敌世子殿〕〔万古最强宗〕〔剑道圣君〕〔回到原始社会做酋〕〔梵修罗〕〔龙神斗尊〕〔猎户家的娇娇妻〕〔史上最强邪君〕〔重生之都市仙尊〕〔我是万古主宰〕〔异事笔录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从太古到未来 第四百零三章 天骄频出
    “也不知道过度依赖于龙鳞龟的推演到底是不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方扬目光深邃,看着已经跃过第一道神索的韩佳佳思索了好一会。

    直到现在,方扬才发现自己过度依赖龙鳞龟的推演了,而没有自己好好体会参悟这九渊桥的变化生衍之道,再加上一时间又根本揣摩不出龙鳞龟推演的奥义,只能在次元界璧上当一个看客。

    这让方扬很是难受,毕竟方扬从来都是一个不甘落后的人,现在看着高兴武和韩佳佳两人在九渊桥上竞相争逐,而自己却因为太过依赖外物,无动于衷。

    这一刻,方扬觉得自己的思路一开始就出现了问题,有号称上古三奇的龙鳞龟推演,绝对是方扬最大的底牌之一,但这不是他可以轻而易举拿下比试胜利的关键,方扬过度依赖了这一底牌,也让他无所适从,一旦参悟不了其中的奥义,就有一种进退维谷的感觉。

    继续前进,没有参悟透彻龙鳞龟的推演,难有绝对的把握和胜算,后退一步自行揣摩九渊桥的变化之道,总感觉是在暴殄天物,浪费优势。

    如此一来,就造成了方扬现在这般尴尬的局面,就像是一个怀抱着一袋金子过河的船夫,把金子扔掉,心里不甘心,可不扔掉的话,船又划不快,甚至还有可能会沉下去。

    “万事还是要靠自己!外物再强大,总归也是一种助力!”

    方扬沉吟片刻,目光坚定道。

    哪怕方扬一开始的方向就出错了,过度依赖外物,把全部希望寄托于龙鳞龟之上,可方扬有敢于快刀斩乱麻的决心和毅力。

    “呼……”

    方扬深吸一口气,不断让自己的内心平静下来,呢喃道:“五行生衍,阴阳生衡……”

    方扬一边低声念着阵法总纲,一边让自己适应这片天地的气息。

    道蕴自然,对于每一个武者来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境界,一旦进入这种境界,身心空灵,便是难道的悟道状态,得天地之益彰,不论是自身的肉身力量还是念力,都与平时不可同日而语。

    哪怕是方扬,万古无双的昊体,天生道体,想要进入这一种境界也需要绝对的内心空明,心无杂念。

    方扬专注度极强,很快便适应了这片天地的气息,进入了道蕴自然的状态,此时在看起这九渊桥中无数悬浮的巨大神铁,就像是在看无数颗起承转合的螺丝,精密而又高效。

    韩佳佳并不是第一个跨越第一道神索的武者,在她之前,甚至有强者已经跻身于最里头的第七道神索。

    甚至,韩佳佳听到了一声沉闷悠扬的声音,就像是尘封了无数岁月的大门被打开了一般。

    这声音,来自于韩佳佳面临的天荒塔方向的背后,天荒塔是一座八面菱形的玄塔,足足有八道尘封石门,每一面塔身都好似一堵矗立天地的城墙,望不到头。

    韩佳佳知道,这是有人跨越了九渊桥,成功登临了天荒塔第一层世界!就在她的对面!

    这速度,简直让人窒息!

    她本以为他们进入到次元界璧的速度足够快了,没想到早在他们之前,就已经进入天荒塔异世界,最让人惊骇的还是这么短的时间,居然就有人突破了九渊桥的九道神索,成功登临天荒塔第一层!

    而且,这很可能还不是第一个,因为韩佳佳也是在跨越了第一道神索,向着九渊桥第二道神索进发的时候,距离天荒塔更近一点,才听到这沉闷悠扬的声音。

    那一声,让所有落在神铁之上的强者突然一愣,而后反应过来,无一不是一种难以置信的神色,紧接着,便徒然感到一种无力感。

    这种强者,想必是那些道统传承甚至是古老殿堂的传人,如此惊人的速度,怎么不让人感到窒息。

    要知道跨越这九渊桥,考验的绝不是肉身力量这么简单,还有对天地阵法的造诣理解,以及强大的韧性和无法动摇的心智,这三者,缺了任何一条,都无法成功跨越。

    当然,这也不是唯一的衡量标准,就像这一刻进去的那位天骄,这三者当中肯定有一条是绝对突出强大的。

    “嗬……”

    高兴武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铁箍一般的大手握的近月之矛咔咔作响。

    “嘣!”

    高兴武猛地挥出近月之矛,插在神铁之上,这万古陨石天然生成的神铁,竟然被插得足有几寸深。

    高兴武接着这一击的巨大力道,身子凌空腾起,而后猛地踩在近月之矛上,凭借着近月之矛强劲的反弹之力,高兴武整个身子犹如一发不可收拾的炮弹一般冲天而起,直向更高的一座神铁山跃去。

    在空中,高兴武大手一握,大喝一声“来!”,被插在神铁上的近月之矛猛地一晃,发出铿锵嗡鸣声,而后抖动一番后,明晃晃地朝着高兴武手中飞去。

    “嗒……”

    兔起鹘落间,高兴武稳稳地落在神铁之上,踩碎几颗尘渣碎石。

    几乎是在高兴武落地的一瞬间。

    “咻!”

    穿破云层的破空声响起,一杆亮银色的近月之矛稳稳落在高兴武手上。

    整个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没有一丝拖泥带水,不由得让周围众人暗暗心惊,这绝对是一名强者,不论是对力量的把控还是时机的掌握,可谓纯火纯青,不差一丝一毫。

    “呼……”

    高兴武落在最高的神铁之上,环顾四望,眼前只剩下两座神铁,他就要跨过第一道神索,趁着这个空档,高兴武好好休息了一番。

    此时,高兴武的眼神血红,好似染血了一般骇人,不过他的神智却异常清醒,他并没有被刚才传来的声音刺激到失去理智,或者,在没有开启八门血煞的时候,高兴武一直都是一个最沉稳坚毅的武者。

    高兴武双眼血红,只是八门血煞这种秘法的副作用,一旦体内力量消耗过大,便会浸染血煞之气,气息变得猩红恐怖,但这对力量却是没有实质性的增长,也不会影响神智,只能算一种后遗症。

    “一个姑娘,一个持矛的年轻人,咱们这边,强者还是挺多的嘛。”

    一名身形俊朗的年轻人,屹立在一座神铁之上,不断环顾四望,轻松写意,似乎这天荒塔的场域,并没有对他造成太大的影响。

    “二弟,你好像忘了那个白衣人,你看!”

    一个大汉瓮声瓮气地在一旁道,粗壮的手指指向远远的一边。

    <></a>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魂修玄皇〕〔学渣重生后〕〔一起疯狂过的日子〕〔大明之雄霸海外〕〔修罗神帝〕〔屠魔工业〕〔东晋北府一丘八〕〔重生之命当争〕〔都市第一战王〕〔寒门祸害〕〔法兰西之狐〕〔大周王侯〕〔邪君的第一宠妃〕〔苦茗酒馆〕〔孤儿大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