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七十年代之农〕〔鲲鹏大陆之盛世逍〕〔第一序列〕〔舌尖上的霍格沃茨〕〔霸刀杀天〕〔剑公子〕〔尘梦问逍遥〕〔大秦战魂〕〔九域圣王〕〔异界魔头在都市〕〔你如烈火烧灼〕〔一夜蜜爱:神秘老〕〔半岛酒馆〕〔狗血那么近〕〔校花的近身王者〕〔上门狂婿〕〔龙神至尊〕〔灰塔的黎明〕〔HP之达力的逆袭〕〔火烛明月楼秦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从太古到未来 第三十章 真.满地找牙
    如果说方扬对吴于修的实力感到诧异的话,那吴于修对他则是惊骇不已!

    吴于修顿住身形,一脸正色地看着方扬,神情开始凝重起来。

    他刚才基因潜能全力爆发,短短瞬间的几招风行雷厉,凶狠异常,招招都隐伏着狠辣无比的陷阱,暗藏杀机。

    没想到却被方扬一一松松化解,没伤到他分毫。

    这少年很强!

    吴于修收起了所有轻视之意,神情郑重起来。

    他是骄傲自负没错,他轻视方扬,说狠话,那是因为他嫉妒方扬比他优秀。

    可他没有丧失理智,作为一个少年英才,可以自傲,可以睥睨天下。

    但若不能客观地审视自己的对手,那只能算个无脑的莽夫,与真正的天才相比差得太远。

    “还真是低估你了。”

    吴于修冷厉的眼神直盯着方扬,不紧不慢道。

    方扬神情淡然,双手拍了拍衣袖,抚平衣服上的褶子,一脸从容不迫的样子,平静道:“你一直都在低估我。”

    说着,看着他,嘴角一挑,笑道:“包括你现在。”

    “呵!”

    吴于修冷笑一声,没想到这少年也是如此自傲。

    “那就试试!”

    吴于修喝道。

    说着,猛然间,只见他全身原力沸腾,战意澎湃,直奔方扬杀来,速度之快,四空中,好似刮过一道道残影。

    原力?方扬心里很是诧异,为什么这吴于修不到武道五段,却突然之间,可以将基因潜能实质外放形成原力。

    方扬疑惑不解,那擂场后头的裁判却是有点明白了,他闻到了一丝基因原力胶囊的味道。

    只不过这吴于修手段特别,连他也没看清楚这人是如何吞服的。这手法,与之前,从无到有取出武器如出一撤,电光火石一般,令人防不胜防。

    ……

    “唰!”

    “唰!”

    “唰!”

    ……

    擂场上空,刀光纵横,好似一重重白浪,汹涌而至。

    说时迟那时快。

    “咻”

    只见一刀力劈下来。

    方扬眸子深沉如水,猛地侧身躲开,眼神空明间,灵力流于双手,形成一缕缕寒冽的月芒,曜曜生辉,对着那一重重白浪指去。

    叮叮当当,月芒刀光响成一片。

    突然,吴于修从中杀出,只见这把环刀被他使得霍霍生风,嗖嗖风响,水泼不进。

    原力涌动间,寒光粼粼,罡风浩荡,每一道都足以切金断玉,好似一张杀机腾腾的天罗地网。

    方扬蹬地,双脚踏空,步伐诡谲,每一步都好似行走在刀尖之上,兔起鹘落间,翩然跃出。

    吴于修趁势追击,一刀挟排山倒海之势直指方扬,瞬间而至。

    方扬一声轻叱,连连迈出几步,好似乘风追月般轻盈潇洒,一个翻转堪堪避开,与持刀杀过来的吴于修擦肩而过。

    “哼!”

    吴于修冷冷一笑。

    势不可挡的身形戛然止住,基因潜能爆发于双脚,身形猛地后退,犹如白驹过隙,翩鸿之际,持刀反握,刀尖直指方扬后背,原力爆发轰鸣,乌光炽盛,仿佛要洞穿一切!

    气势刚猛迅捷,整个动作却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仿佛燕返而归,又似鹰击长空!

    方扬心中生出一丝寒意,暗叫不妙,此时堪堪转过身来,再避开已然来不及了。

    既然如此,那就一力降十会!

    “开!”

    方扬一声叱喝,一拳轰出,雷云滚滚,春雷声不断,震耳欲聋。

    “轰!”

    一声巨响,虚空轰鸣,雷云乌光弥漫。

    吴于修胸口剧痛,好似如遭巨锤横击,嘴角溢血,不断踉跄后退,

    方扬也不好受,他一拳硬憾吴于修燕返一刀,虽有灵力抵御。却还是受了伤,右拳处血肉翻开,鲜血不断滴落。

    吴于修站稳,擦拭掉嘴角处的鲜血,冷哼一声,看着方扬,漠然道:“你是认输还是打算被我打死。”

    方扬撇撇嘴,不以为然道:“到现在你都没占上风,哪来这么大口气。”

    他先天气蕴二百一十五之数,宝体之质,虽无先天神通,但身体愈合速度惊人。

    方扬不断用先天气蕴氤氲的生机修复右手,那伤势以可见的速度愈合着。

    吴于修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傲然道:“你再不认输就会被我打死。”

    说着,看向擂场后头的管理裁判,若有深意道:“到时候怕是裁判都来不及救你。”

    管理裁判听后并没有生气,眯着眼看着两人,一言不发。

    方扬用力扩了扩胸,舒展开筋骨,随口道:“我说了,你一直都在低估我,认输的人只可能是你。”

    “是吗。”

    吴于修简单应了一声,徒然间,只见他气息恢复正常,气势不断暴涨,原力又腾腾涌动,好似有着无穷无尽的力量。

    方扬意头一动,原来如此!

    方扬一直在仔细观察着吴于修,看到刚才他的喉咙突然动了一下,紧接着,全身本已耗尽萎靡的气息又恢复正常,气势攀升,原力又充盈全身。

    他的基因原力胶囊镶嵌在嘴里!

    呵,还真是心机深沉。

    方扬心道。

    他看着似乎成竹在胸的吴于修,淡淡地说道:“你可真是煞费苦心。”

    吴于修毫不在乎,耸耸肩,漠然道:“无所谓,能赢就好,其他一切都是空谈。”

    吴于修闲庭信步地走向方扬,环顾着第二阶段场陆续进来的人。

    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快意,说道:“你只要一时间拿不下我,我就能耗死你,然后把你的尸体踩在脚下,拿到z组的第一。”

    “踩在脚下,确实是个挺威武的姿势。”

    方扬用手抿了抿下巴,点点头,若有所思道。

    说完,冲吴于修粲然一笑,朗声道:“我说了,你一直都在低估我。”

    话音未落,方扬全身基因潜能登时爆发,二百一十五数先天气蕴轰鸣,徒然间,气势磅礴滚滚,四肢百骸,充满爆炸性的力量。

    “轰……”

    身形猛冲过来之际,动如雷震,势若千钧!仿佛要掀翻整个擂场,声撼天地!

    第二阶段场陆续进来的人,看到方扬仅是横冲过来,便有着这莫大的威势,不禁脊背都生出一丝凉气。

    吴于修心头一凛,顿时脸色大变。

    他本以为之前方扬发挥出所有实力的七七八八了,不过他也不怕,就算方扬还有底牌,但他也有把握可以赢下。

    没想到,突然之间,方扬气势飙升,力量暴涨,犹如一头弥漫着毁灭气息的洪荒猛兽,实力何止比之前强出一倍!

    吴于修急速后退,不敢直撄其锋锐。

    他快,方扬更快!

    只见倏忽之间,方扬一手探出,神通符文闪烁,诡异莫测又霸气绝伦。

    好似掌中世界般,让吴于修无处可逃,避无可避。

    这是擒龙手和方扬“云月七式”里拨云手的组合式。

    擒龙手凌厉狠辣、折铁断金,拨云手出其不意,变化多端。两者一同使出,刚猛霸气中又不乏游刃有余的灵动,端的是锐不可挡!

    只是这两式,方扬将他们掺揉在一起没多久,还需多多参悟,现在施展开来,远没有达到出神入化的巅峰境界。

    不过,对付区区武道四段高阶,足够了。

    摧枯拉朽间,方扬猛地震碎吴于修所有防御的原力罡风,抓过吴于修的肩膀,手指一按,随着吴于修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肩膀被捏成粉碎!

    这还未完,方扬身形一低,顺着吴于修肩膀底下钻过去,再一起,腰身猛然一弹,直接把他拱起,横飞上天!

    趁势,方扬凌空一脚蹬出,对着飞上天的吴于修膝盖直踹!

    咔嚓一声,膝盖处的半月板顿时被踢成白森森的骨头碴子,刺破皮肉喷了出来!

    吴于修哀嚎声未落,方扬在空中一把拽过他的手腕,猛然拗断。

    紧接着,手打、肘击、肩撞、膝拱、脚蹬……

    鲜血喷洒间,筋断骨裂声不绝于耳,凄惨无比。

    吴于修不断坠下,又被踹上天,在空中又不断被打得翻转连连,好似被抽飞的陀螺,飞速转动,根本停不下来。

    ……

    “砰!”

    方扬最后一拳打在吴于修的脸颊上,下巴登时爆裂,血肉翻飞中,数十颗牙齿被甩飞出来,其中还夹杂着一颗颗基因原力胶囊。

    “噗!……”

    吴于修口中鲜血喷射似箭,霎那间,又是嘭的一声,好似一个破碎的沙包,重重横飞出去。

    紧接着,方扬猛然一脚,又重重踩在他的身上。

    “吼!”一声龙吟咆哮震耳欲聋,令整个擂场的人胆寒。

    擂场下的人,看着那将吴于修踩在脚下的少年,好似天神下凡一般。令人畏惧,无不心颤!

    方扬冷眼看着被踩在脚下,奄奄一息的吴于修,淡淡道:“我说了,你一直都在低估我。”

    “啊!……啊!……”

    吴于修下巴被打烂,无法说出话来,不断发出惨叫,眼神凄厉且恶毒地瞪着方扬。

    “啊!……啊!……”

    他还不死心,不停地叫嚣哀嚎,忍着剧痛,颤颤巍巍地伸出被打碎的手。

    挪动间,豆大的汗珠滴落,试图抓过甩落在不远处,自己的牙齿,那上面还镶嵌着基因原力胶囊。

    此情此景,用一句话来说,这就叫真.满地找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苦茗酒馆〕〔疫不容辞〕〔勤奋努力的我不算〕〔娱乐之华娱第一巨〕〔魔临〕〔系统别怕我来了〕〔大明之雄霸海外〕〔重生之我要上头条〕〔我的1982〕〔颤抖吧,渣爹〕〔家有悍妻怎么破〕〔这个星君有点傻〕〔小城女律师〕〔我为国家修文物〕〔快穿之不当炮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