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真是修仙者啊〕〔锦瑀〕〔我的青春一百分〕〔青云端〕〔大数据修仙〕〔啵啵小毛球〕〔重生现代之最强女〕〔娘娘她总是不上进〕〔黑莲花她不想洗白〕〔镇鼎〕〔校园重生之王牌少〕〔农女不等闲〕〔重生后我成了权臣〕〔我在地球学魔法〕〔她是一只鱼〕〔全网都站我跟影帝〕〔高调王〕〔真武狂龙〕〔剑魔逆神〕〔荒野神宠进化系统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从太古到未来 第二十四章 饭票
    “铮……锵……”

    虚空沸腾,犹如针尖对麦芒。

    利剑啸气纵横,卷起阵阵风暴,蛰雷滚滚。

    那千重气浪不断隆隆作响,好似惊涛拍岸,激起千堆雪。

    方扬眼神空明,道心进入一种忘神无我的境界。

    徒然间,升起一股可怕的气势,通体灵力炽盛。

    方扬一声长啸,大步迈开,朝前逼去,双手连震,繁奥的神通符文闪烁。

    仿佛开山裂石般,将气浪不断拍落。

    钟磊黑色眸子深邃,凝视着方扬,浑身原力沸腾。

    他已是武道五段中阶,早可以将基因潜能的力量实质外放。

    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方扬明明境界只有武道三段高阶,却仍可以催动跟武道原力相仿的力量,外放形成实质,这让他难以理解。

    没有原力的绝对压制,战机捕捉能力也差了方扬一截,身法反应更远远不如。

    要是这样的话,他只有发挥自己拳脚势重,肉身较为强横,境界高出方扬几阶的优势,才有胜算。

    猛地一声巨响,钟磊腾空扑过,身体突然暴涨,肌肉高高隆起。

    本就身材雄壮的他更是显得如山岗般伟岸,那浑身爆炸性的力量仿佛快要溢出来。

    只见他双手交叉,对着方扬横挥而出,径直剪向他的脑袋。

    霎那之间,方扬的头往后一仰,堪堪躲过削向他脖子的大手。

    突然手势收回时,钟磊直面方扬,一招“擒龙手”使出。

    左手直接抓住方扬左肩膀,右手提起方扬的右臂,使劲拽紧,只听得一阵咔嚓的骨头错位声。

    紧接着,他右脚猛地朝方扬右膝盖踹出。

    这一脚重如千钧,若是被他踢中,方扬整个膝盖都要粉碎。

    方扬他整个上半身都被按住,动弹不得,只能右脚往后一伸躲过,

    没想到方扬的举动,正中钟磊下怀,见他下盘不稳,站立不住。

    趁此机会,钟磊一把将他拔地举起。

    “吼!”

    一声振聋发聩的龙吟咆哮响起,霸气绝伦。

    方扬之前就被钟磊抛出去过,这次早有防备。

    就当钟磊半身侧转,要将他抛出去的时候,方扬手腕翻转,反关节往上一抓,稳稳抓住钟磊的双手。

    他被扔出去的一刹那,他双手拽着钟磊的手腕,连带着钟磊的身子一直噔噔噔地往前倾。

    就是这个机会!

    方扬猛地挣脱开束缚,身形将要被摔落在地时,凌空转身,身体柔韧性之高,令人咋舌。

    硬接着钟磊泰山压顶的肘击,一拳对着钟磊的心窝轰出。

    “嘭”

    “砰”

    两声闷响,双方连连倒退不止。

    钟磊止住身形,把嘴角溢出的鲜血一擦,豪迈一笑,“痛快,真他娘的痛快!”

    方扬忍着背脊骨断裂的疼痛站了起来,呲牙咧嘴,道:“钟大哥,你这下手也太狠了吧,又是砍脖子又是锤脊梁骨。”

    “这算什么,既没用枪炮,也没动刀兵,拳脚切磋而已。”

    钟磊摆摆手,又淡然道:“你我都是基因武者,这点伤算个屁,切磋不受点伤,和娘们斗舞有什么区别。”

    方扬一时语塞,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钟磊双目如炬,盯着方扬,揶揄道:“方老弟,你出手不够狠辣啊,明明有机会下死手,却不够果断。”

    方扬淡然道:“这不是切磋嘛,没必要打生打死的。”

    听完,钟磊眼神突然变得凌厉起来。

    他气势寒冽,冷声道:“你错了,武者决斗,既分高下,也决生死!你我切磋尚且如此婆婆妈妈,怕伤到我,真正你死我活时又怎么能做到杀伐果断!”

    方扬听到切磋较量之间还要杀伐果断,一时难以接受。

    他反驳道:“若是每次切磋较量都是你死我活,那岂不是杀戮成性,道心魔障了。”

    “杀伐果断不是为了杀戮,而是为了磨砺自己向死无畏的道心,修炼之路本就是流血牺牲,哪有软弱仁慈乞讨出来的实力,只有血汗中杀出来的无敌!”

    不知为何,钟磊越说越激动,越说越杀气腾腾。

    他看着方扬,若有深意地说道:“像你这样的少年英才,越是容易还没成长起来就夭折,要在未来活下去,就必须狠下杀伐之心。”

    “活下去?这太平盛世哪有那么多你死我活。”

    方扬一头雾水。

    钟磊也是被方扬问得一愣,“你是第一行动组荣誉行动长,你不知道?”

    方扬一时间就像噎住了一样,他总不可能说自己是其他宇宙的人类,莫名其妙间就当上的荣誉行动长吧。

    看来方扬真不知情,钟磊只好脸色复杂的解释道:“这星际宇宙,根本没有你看上去得那么安宁太平。

    这几万年来,神王不出,多少妖魔鬼怪蠢蠢欲动,要不是有个反抗军作祟,能让所有星系暂时团结起来,否则整个星际宇宙早就是一片战火。”

    方扬听完心头一凛,如此安定强盛的星际宇宙还有等秘辛。

    方扬震惊的神色在他意料之中,钟磊淡淡道:“这根本不是什么秘密,除了那些普通平民,星际政府四局十三处的都早已知悉。

    不然你以为星际政府,为什么不将反抗军连根拔起。”

    钟磊哂笑一声,接着说道:“疥癣之疾而已,翻手之间就足以将他们全部抹杀,只是留着他们牵制各大星系,”

    说完,钟磊一声嗟叹,唉声道:“只是许多黑手早已经坐不住,那一天也不远了,到时候,就是一片尸山血海,甚至更糟。”

    说完,钟磊脸上闪过一丝自嘲之色,漠然道:“你我都是乱世前的蝼蚁,还能蹦哒几天?”

    超重力擂场之外的星安局众人,也不是第一次听到这个不是秘密的秘密。

    只是每次想到未来,都是内心一阵抽搐,感到莫名的无力和绝望。

    乱世将至,谁能说得清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临。

    感觉越说越丧气,钟磊使劲搓了搓自己的脸,振作起来。

    他厉声道:“所以老哥今天就算是好好给你上了一课,想要在未来活下去,心就得狠,对别人狠,对自己更是凌厉,杀伐果断只是最基本的。”

    钟磊的话,不论是关于星际宇宙的秘辛,还是鞭策自己果敢凌厉的道心。

    字字珠玑,犹如晨钟暮鼓,一字一句敲在方扬的心上。

    他本以为之前的他不够杀伐果断,只是因为自己狠不下对别人的杀心,没想到,他还是错了。

    真正的凌厉果敢,不仅止乎于果断的杀伐之心,更在于向死而生。

    他如果要未来的乱世活下去,就必须走出属于自己的一条无敌之路,无惧生死,无畏才能无敌。

    ……

    一时间,许多事豁然开朗。

    方扬大为触动,朝着钟磊躬手做了个抱拳,正色道:“受教了,钟大哥。”

    “客气,这又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

    钟磊摆摆手道。

    说完,看着方扬,面色凝重,道:“方老弟,我可要用全力了,你再婆婆妈妈,可别怪我把你打成重伤。”

    方扬一笑,断然道:“自然不会了,既然钟大哥不怕流血受伤,那我也不矫情了,奉陪到底!”

    “哈哈!爽快!老子喜欢!”

    钟磊用拳头锤着自己坚实的胸膛,豪情道。

    “那就打个痛快!”

    话音未落,钟磊浑身战气澎湃,震动四空,冲向方扬。

    突然间,全身各处原力密集,原术纹络浮现,乌光炽盛,喷薄而出,气势磅礴如天!

    “镇山!组长压箱底的原术。”

    季老六悚然道。

    星安局众人没接话,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擂场两人,生怕错过什么。

    星际宇宙的原术,凭借武道五段以上的原力施展,跟太古宇宙的神通,殊途同归,皆是法术力量的演绎。

    星际人类,原术分九品,一品最次,九品无上。

    镇山乃是三品原术,比起方扬的蛰雷神通也不遑多让。

    方扬心头剧跳,这厚重如岳的气息让他呼吸都困难起来。

    呼的一声,钟磊气息爆发,身上好似背负着一座雄伟的高山,沉重的毁灭气息充斥在擂场每一寸空间。

    方扬不断躲避间,一掌又一掌拍出,每一击都震出滚滚春雷。

    “当……当……当……”

    铮锵碰撞间,方扬的每一击,好似都打在一口坚不可摧的金钟之上。

    方扬身形一震,通体神通符文缭绕,从“云月七式”起手式演起。

    “拨云!”

    一声轻叱,双掌探出,拨云见雾。

    “开云!”

    一拳轰出,开云见日。

    “拂云!”

    一手挥袖,起风拂云。

    紧接着,眸子开阖间,星光皓月浮转,“见月瞳”现!

    方扬顿时感觉天地间,漆黑空寂,一片永夜,只剩下自己和钟磊。

    那永夜中,点与线之间的一寸光明,就是镇山的破绽!

    方扬一记“摘月指”啸聚而出。

    寒光凝耀,顺着那一寸光明激射,撕裂得虚空嗡嗡作颤。

    “咔,咔……”

    那以钟磊身形不动的金钟,破裂出一道道裂缝。

    紧接着那裂缝,便如蜘蛛网般蔓延开来,登时土崩瓦解。

    “镇!”

    金钟崩溃间,钟磊一手盖下,好似一座巍峨雄伟的高山坠下。

    乘风捉影间,方扬凭着“追月步”瞬间而至。

    最后一击“踏月腿”,横空扫出,“云月七式”合一!

    感受着擂场内那一股股莫大的威势,星安局众人皆是脸色大变。

    轰隆一声,惊天巨响!

    钟磊横飞出老远,胸骨登时断裂,大口咳血。

    方扬被重重砸在地上,震得整个擂场地面一晃,噗得一声,猛喷出一口鲜血。

    几息之后,两人又缓缓站了起来,稳住晃动的身形,猛然间又朝对方冲去。

    一拳一脚,你来我往,招招直冲要害,血肉横飞,筋断骨裂声不绝于耳,甚是惨烈。

    ……

    星安局众人看得是一阵心惊肉跳,生怕两个人一不小心把对方打死。

    “疯子,两个人都是疯子!”

    “啧啧,这打得那叫一个惨。”

    ……

    “我还没输!再来!”

    方扬眯着血肉模糊的右眼,看着钟磊喝道。

    紧接着,硬顶着钟磊踢在他胸口的一脚,一拳打在他的脸颊上。

    口鼻蹿血间,把他打翻在地,自己也被踢出,嘭的一声,撞在擂场边缘……

    ……

    “呼……呼……”

    “嗬……哈……”

    超重力擂场里,呼吸沉重,两人喘气如牛。

    钟磊瘫软在地,忍着钻心的疼痛,把被方扬拗断的右腿掰正,声嘶力竭道:“刚才你说你赢了有个什么要求来着?”

    “嘶……”

    方扬正要开口,牵动了那把打裂的下巴,疼得豆大的汗珠滑落。

    他咬着牙根,断断续续道:“帮……我……结……个账。”

    钟磊听完,脸色顿时黑了下来,他气得吹胡子瞪眼,大喊道:“老子还没输!”

    “那……就……再来!”方扬语气坚定道。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要做门阀〕〔撒旦总裁晚上见〕〔璀璨王牌〕〔从收租开始当大佬〕〔锦瑀〕〔久爱终成婚〕〔我真是修仙者啊〕〔刘备的日常〕〔仙武暴君之召唤群〕〔诸天豪商〕〔我在明朝当国公〕〔风雨大宋〕〔永恒国度〕〔地球第一剑〕〔阴阳异闻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