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大灵医〕〔魔鬼的温柔,二嫁〕〔都市神豪女婿〕〔星际淘宝网〕〔学霸的妖孽系统〕〔妖孽发型系统〕〔药剂师筱筱随笔〕〔重生轶闻〕〔我真不想努力了〕〔九劫超圣〕〔九界武皇〕〔万古最牛赘婿〕〔义武道〕〔雄关烽火戏诸侯〕〔老猎魔人的退休生〕〔皇级召唤师〕〔十亿次拔刀〕〔明日哨戒〕〔嘴强守护神〕〔逆天狂妃:绝世器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从太古到未来 第五百五十六章 新的潜能
    那么现在,曜对于结果,已经有一些把握了,要是再加上可以在关键时刻续命的鱼人珍珠,那或许可以有三成的成功机会。

    “这种力量也不知道能掌控多久,赶快趁此机会,登上去。”

    曜不失时宜地提醒了一句。

    对于这种新开发的人体潜能,而且还是方扬无意识之下,误打误撞挖掘出来的,必然不会存在多强的掌控力。

    也就是说方扬很可能下一秒就对这种力量变得陌生起来,再也找不到掌控的源头和方法,毕竟是不够纯熟的人体潜能,却少了后以为继的方法。

    这就像突如其来的灵感一样,只能乘此机会抓住,而不能等待着慢慢消化,因为它会在一瞬间一闪而逝,再也捕捉不到。

    方扬也是面色郑重地点了点头,说道:“我明白。”

    紧接着,方扬的双手都忍不住因为狂喜而激动颤抖起来。

    一名武者的气息可以变得极其微弱,以至于察觉不到,但那要自身的潜能没有释放出来的时候。

    一旦自身实力爆发,基因潜能外放,不可避免地,自身的气机也会腾地爆发开来。

    这就像积蓄了数十万年的火山,在平时可能毫无动静毫无波澜,但一旦喷涌爆发出毁天灭地的能量之时,就会拥有惊天动地的声势,这是不可避免的。

    这也是为什么方扬难以登上穹顶,踏上第三层异世界的原因。

    因为他既要爆发出全力来抗衡登云长阶的空间道则挤压,又要尽可能收敛住自己的气息,以免气机太过强盛,引来无数天骄的攻伐。

    哪怕只是寻常状态,他一个后来的武者,所流露出来的气机也是无法掩饰得住,更别说还要爆发出力量来抗衡登云长阶的道则。

    这就是摆在方扬面前最难的地方,也是数十万年来让无数武者无法逾越的一步。

    在艰难行进中,方扬总算在无尽的黑夜中捕捉到了一丝希望。

    他终于有机会可以登顶苍穹之巅了,而不是在把草全部压在鱼人珍珠之上,那是一场没有回头路的豪赌,一旦输了,顷刻之间就是失去所有。

    虽然方扬有拼尽一切的勇气,但把希望寄托于外物之上,终归不是正道。

    这一刻,方扬还是找回了属于自己的道,还是要靠自己,善假于物也的前提是自己有道。

    方扬体内这种力量在一定程度上收敛了自身的所有气机,而且不是像虚空星源镯那样的藏匿,隐身于虚空之中。

    这种收敛是将一切气息归于体内了,有些像巨头大能的返璞归真,到了一定境界,可以随意收敛自身的气机,让人再也看不出自身的实力和修为。

    方扬离那种境界还差的很远,至于他的昊体能不能做到那一步,方扬也是不太敢肯定,不过对此他还是有着足够的信心。

    毕竟是万古无双的昊体,这一人体潜能,肯定能在这独特道体下,挖掘地淋漓尽致。

    方扬觉得总有一天,他可以变成一个透明人,类似于空气,虽然真实存在,却一定也感受不到,那才是真正的虚无飘渺不可捉摸。

    到那时候,恐怕再强大的人,再恐怖的生物,都无法察觉到他的存在,也无法洞悉他的弱点。

    而眼下,方扬要做的就是尽快熟悉这种感觉,将这里头的门道尽可能摸清楚。

    虽然一直在和曜交谈和思考,但方扬的脚步却没有停下。

    随着他的气息收敛了许多,在他顶上四周,穹顶之光中的虚影传来的压力窒息感也弱了一些。

    虽说不至于全部消失了,但这些已经让方扬喘了一大口气。

    只不过那种窒息感仍存在,而且方扬切切实实地感受到了,就是来自云颠的那两道俯瞰众生的身影。

    方扬苦笑一声,不由得唏嘘道:“看来我收敛住了自身的气息波动,还是会引来那两大强者的攻伐,压迫感一点也没减少。”

    曜感慨道:“到底是万古不出世的奇才,能够力压无数强者,登上穹顶的,必定有过人之处,身上有一些不能理解的地方,实在是在正常不过了。”

    对此,他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意外,毕竟像他这种年岁的存在,经历了太多时代,什么样的妖孽天骄没有见过,而这一个个妖孽天骄,哪一个没有一些让人不可思议的地方。

    反倒是方扬刚刚挖掘出来的人体潜能,让曜觉得难以置信。

    毕竟以方扬凡体的肉身,想要收敛住气息返璞归真,又要爆发全力对抗天地,这简直就是违背宇宙物质守恒的定理。

    虽说武道从来都是一件超出宇宙定理守恒范畴的事,但在凡体之中发生的情况,实在是太少了,寥寥可数。

    “还撑得住吗?”

    曜看着方扬惨白的脸色,忍不住问了一句。

    “还行……”

    方扬强咽下血气喷涌的冲动。

    曜不说这一茬还好,方扬的注意力没有在此,还更不容易感受得到。

    可曜这么一说,方扬才反应过来,此时已经到了不能忽视的程度了。

    或者说,方扬的身体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全身的各处气血乱蹿,而且逆流,长时间这样的话,会对各处组织和器官造成不可逆的伤害,到时候就是药神在世也是回天乏术了。

    “算了,我还是先含住鱼人珍珠吧。”

    沉吟片刻,方扬最终还是作出了决定。

    既然已经有了取胜的把握和机会,不必再将希望压在一场豪赌之上,方扬就没有必要再铤而走险了。

    “明智之举。”

    曜言简意赅道。

    他也想提醒方扬不要强撑着以免给自身体质带了不可逆转的创伤,但如此的话,方扬的心气会受到一些影响,所以曜还是负责提醒,把决定权交给方扬自己。

    方扬腾出颤颤巍巍的双手,让曜都看得心里发紧。

    都脱力到了这份上,方扬都还在硬撑着,曜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方扬小心翼翼地从空间宝具中取出了那颗鱼人珍珠,光洁璀璨,湛出闪耀到刺目的银光,宛若手握一颗星辰。

    哪怕只是握在手里,方扬也感受到了从其中传来的强大生机,简单看了一眼,毫不犹豫地将其含在嘴里。

    入口清凉,就像是饮了一口深山清晨的泉露,沁甜而又芬芳。

    “嘶……”

    方扬舒服的身体打了个颤。

    这种感觉就像是三伏天喝了一杯冰茶般舒爽畅快,浑身的剧痛和不适都在一瞬间消解了。

    最让方扬感到神奇的,还是体内乱蹿逆流的气血,犹如得到了日月精华滋润一般,开始平静下来,有条不紊地运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苦茗酒馆〕〔疫不容辞〕〔勤奋努力的我不算〕〔娱乐之华娱第一巨〕〔魔临〕〔系统别怕我来了〕〔大明之雄霸海外〕〔重生之我要上头条〕〔我的1982〕〔颤抖吧,渣爹〕〔家有悍妻怎么破〕〔这个星君有点傻〕〔小城女律师〕〔我为国家修文物〕〔快穿之不当炮灰
  sitemap